二万里

一个丝毫没有下限的神经病。子博:沽酒换秋裤 专存脑洞和半成品草稿

【彻玥】夜尽天明

分级:NC-17

声明:他们不属于我,有ooc请指出。请勿商用,请勿转载微博。有车慎入,未成年人自动绕行。



正文:


大统十年冬,燕北王世子洵,亲率精兵五千,千丈湖设计围剿魏将宇文玥。

彼时山林大雪,一片银装素裹,两方嘶杀,使天地扬砂,雪尘蔽日。燕世子万箭齐发,铁蹄无数拉动冰盖,千顷冰面轰然塌陷,湖水卷涌,仿佛地狱洞开,侵吞性命百余口。

连带着宇文玥一起,沉下湖去。


元彻惊醒的时候,沙漏未断,正是申时二刻。边城日短,天色已经半暗,他思绪却仿佛还沉浸在千丈湖的那一片浓黑和暗红中。

今日正月初七,乃人日也,年节各半,人懒马迟。行军布兵,年节时分尤需枕戈待旦,元彻年后回京述职,需准备些公文应对,这城内外布防乃是宇文玥安排的,外松内紧,每天将士们轮值三班,算算时辰,该是他回来的时候了。

元彻从矮榻上坐起,寻着鞋履准备下地。他昨夜誊写山川图熬至半夜,今早校场回来便有些犯困,收拾了些吃食,却有点打不起精神来。

饭毕,宇文玥劝他稍事休息,见他推辞不肯,便直接引他到了书房,把他按至平时自己小憩的矮榻上,道:“万事勿虑,一切有我。”

元彻实在是困了,他又何时信不过宇文玥?思虑转着转着,竟就那么睡着了,身上搭一件裘被,估计是宇文玥临走给他盖上的。


“醒了?”

宇文玥推开屏风进来,在榻边几上放下一杯温水。

元彻搓把脸,给自己精神一下,道:“来得正好,我刚要去找你。”

宇文玥淡淡一抿嘴,并不言语,只看着他把那茶水喝了,才说:“我方才便回来了,你又发噩梦?”

元彻放下杯子,本想一哂略过,忽见侧房点了灯,烛焰摇晃,隐隐绰绰,在窗纸上映出雪片的影子来,正是大雪。

“外边下雪了?”

宇文玥说:“是。”

元彻问:“何时?”

答:“未时三刻。”

边关这雪下得大,且下起来没完,不消三个时辰便可封山。他率部在此踞关,三年前千丈湖一役后与燕洵大战一场,小战无数,来回拉锯,抢回燕北大片失地,也将防线推至现在这处关隘。

前隔崇山,通路极狭且难行,他大军过不去,燕洵也轻易过不来,于是就这么耗着。

只是那时,差点没能抢回宇文玥。


元彻不由感慨:“三年了啊。”

宇文玥默然。

他向来不善言辞,因此只欠欠身,伸手搂住元彻一边肩膀,说:“我就在这里。”

烛焰摇晃,在他清冷的侧脸上染上一层暖光,衬得他整个人柔和起来,元彻心思一动,握住了他的手,宇文玥指尖冰凉,但此时皮肤下也同样涌动着蓬勃的的血脉。

两人在一起二年余,都未曾行周公之礼,一方面是当时宇文玥伤重,身体虚弱,万般欲念全无,元彻哪里忍心提这种要求,另一方面,也是他们相识交往已久,君子守礼,即使亲昵也不逾矩,宇文玥素来脸皮薄,襄王虽有意,却也不曾为这种事情闹过他。

直至今日,仿佛水到渠成,瓜熟蒂落。襄王有意,宇文玥这谍者头子也并非无心。只见他眸子暗了暗,顷刻间便领会元彻的意思,也不回避,直道:“申时我再到城上巡查一遍,嘱咐士兵浇水即可。”

襄王大喜,忙道:“我和你一起!”

宇文玥白他一眼,问:“要呈给陛下的山川图你誊完了吗?”

元彻讪笑,只得作罢,拿来一边狐皮大氅给他披上,又亲自送他到府外,才伏案用功去了。


上车:

http://articles3.weico.cc/article/8952147.html


喘息声交叠在一处,熟悉的气息喷洒在耳边,那人温暖的身子挨着他,盖在身上,宇文玥昏沉间,却是想起来一件事情。


他拿手肘捣了捣元彻。

元彻:“嗯?”


“…我会去青海。”宇文玥最终说。


他声音里还带着情欲过后的沙哑,缱绻却掩不住他去意已决的坚定,元彻搂紧他,蓦然又闪回到那天他们有始无终的谈话,沉默了半晌,叹道:“你又是何苦。”


没错。去青海。

去一个斩断他和大魏朝堂千丝万缕联系的地方,去一个血脉家族鞭长莫及触及不到的地方,去一个能抽身事外不牵扯任何一方势力的地方。

元彻想起剩余一些月卫的去向,想起宇文玥早早做好的抽身谍纸天眼的准备,想到他依托襄王军中的力量,搭建起的另一套情报系统,想到被他收服之后就下落不明的往生营众部。

原来他早就已经做好打算,一切安排就绪,而他虽为军中统帅,大魏襄王,能帮上他的,不但一点没有,反而让他为自己远走蛮荒。


宇文玥又说:“我早有准备,你无须担心。”


元彻猜惯他的心思,谋正他们一拍即合,可却总参不透他的剑走偏锋的暗棋,知道自己如何也改不了他的想法,就问:“何时?”

宇文玥道:“最迟七月。”


大略计算,不管元彻此次进京如何,到那时,都应该尘埃落定。


元彻抱紧了他,把额头抵在他的后颈,闷声道:“我让你受累了。”

宇文玥摸摸他环在腰间的手,没说话,有安抚之意。

元彻继续道:“可你要等我。…一定要等我。”


“别拿自己去冒险,我经不起了。”


“……好。”


夜色浓沉,地龙烧得火热,大被同眠。他二人心思许多,兜兜转转,难言苦辣,可终究还是因为那个人在身边,得片刻安心,不知何时,昏沉入睡。



大统十三年春,魏帝召七子元彻、十三子元嵩入京述职,考校政务。

四月,太子当立,朝局稳定,文武欢庆。燕与柔然联手,共驭北方。

六月,宇文玥率部秘密离开,前往青海。


北魏、南梁、燕,势成抵角,天下格局初现。

长夜将明。


-End-


时隔许久又动了这个坑,剧是一言难尽,实在看不下去,索性胡编乱造吧。

受到最近tag的两位太太勤勉填坑的感召,吃粮的同时回馈社会,贡献一个短篇。一辆陈年旧车,不是新写的,请多担待。

评论(24)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