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丝毫没有下限的神经病。子博:沽酒换秋裤 专存脑洞和半成品草稿

过去照进未来

【9915/1599 】【粮食向】



第二节(上)


四人一路行走,但看那山间峰丛浓密,陡绝嶙峋,倒挂山松垂滴露,立壁奇葩点点开,端得是个黄鹤愁飞、猿猱不过的险去处。林径蜿蜒,盘山上下,迂回曲折几似羊肠,窄细细一条,隐没在那层林叠嶂中,竟是看不真切。

长老走得额头淌汗腿脚发软,便要歇息。几人在一处清净地暂时安歇,老猪扯下僧帽扇风,沙僧卸下担子歇脚,悟空取了水囊递与师父,伺候左右。却说大圣一路戒备,总觉心神不宁,疑是有人自暗中窥伺,又不方便明说,正寻思着找个由头去探探虚实,忽一抬头,猴王眼前一亮,又几步退到那路崖边上,手搭凉棚瞧个仔细。

唐僧奇道:“悟空,你去那里做什么?莫立在断崖边上,需仔细了脚下。”

行者笑道:“师父,自这崖壁向上,却是有株好桃树哩。你看那野桃压枝,有小孩拳头般大小,俱是熟红。恐是生长绝壁之上,无人摘取。你且坐等片刻,待老孙将他采来,与师父尝尝新鲜。”

圣僧抬首,只见那山壁光滑齐陡,如刀砍斧削,竟似直直向头上压来,连天都遮去大半,直道:“不好,不好,这山如此险,眼见便是猿猴攀缘不上,草木扎根不住,你怎的上去?莫要作耍子、弄怪相,伤到了哪里,却怎赶路?”

悟空却是笑道:“是极,是极,可是师父,你莫不是忘了,这天下猢狲,俱是要称老孙一声爷爷的!论攀爬本事,老孙认第二,谁敢当第一?且我天生石猴,又经那八卦炉煅得是钢筋铁骨、金刚不坏,怕只怕撞坏这山哩。”

八戒摇头晃脑,也道:“哎呀师父,你就让这猴子去吧,这方圆千里一望荒郊,再碰到个果树,不知是何年何月,有现成的不摘,还留于后头歇脚的眼馋不成?”

悟空连道:“正是正是。”眼见三藏神色稍松,知是有戏,又暗道那呆子这回上道,心中一喜,便一蹬地,直沿着那倒倾石壁蹿上去,运指成爪,勾连腾挪,顷刻便是几十丈出去。

好猴王,他身子虽显细瘦,却端得是一副宽肩窄腰的好架子,在个绝壁上攀跃如飞,轻捷似燕,在哪处借了藤萝,使一出倒挂金钩,又收腰一挺,一个铁板桥翻上树去,比之平地,竟是轻盈十分,矫健非常,直教地上三人看了个呆愣。

八戒抚掌叫道:“乖乖,怪不得是个猢狲祖宗、猴子大王!师父,向西这一路,万一日后没了盘缠,且叫他演演杂技、耍耍把式,吃的喝的路费就均有了!吃穿不愁,正是前途无忧哩!”

“你这呆子!说甚胡话,敢戏弄于你孙爷爷!可是皮子紧了,需你爷爷替你松松?”行者在半空里叫骂,边在褡裢里揣了一包桃子,又扯下几个来,砸那猪嘴,正砸的那八戒是捂了长嘴,连连告饶。

悟空摘够了桃,却还不见下来,一双腿精瘦有力,铁一般攀在断崖上,作张望嘻耍状,只在手中暗暗掐个法诀,元神出窍,一跃而至万丈云端,却是展开神识,将四下里搜索了个遍,不放过一分一毫,正是誓要排万险而保唐僧安全,然而并未发觉什么古怪之处,不久夕阳欲坠,行者听到师父呼唤,连应了几声,三五腾挪便又从那陡壁上下来,和八戒沙僧作耍子玩。

他师兄弟几个闹够了,眼见天色将晚,林间模糊,便收拾起行装,准备走路。长老起身,负手而立,极目远眺,只见霭霭云霓、袅袅薄雾,轻纱一般从那山间万端升起。熠熠仙风蔽沧海,淼淼云涛绕山生。云巅之上仙人处,原是丛峰出海来。端是人间异景,凡人难见。

“徒儿们,你们看那处,”圣僧遥指,却是一处山谷。

“祥云瑞气,佛光宝鉴,远望兮逶迤,难藏慈悲庄严相,想必是哪个精舍宝刹!该真如那女施主所言,是个向佛圣地!我们且向那边行去,也好借宿一宿,化些斋饭以充饥肠。”唐长老喜道,边是双手合十,向那祥云所在,拜了三拜

好行者,三两步跳下悬壁,手搭凉棚遥遥望去,但见那茫茫云海随风鼓,翻江起浪,只那圣僧手指的一块,乍观之云蒸霞蔚,彩彻区明,却是个风吹不动,凝云不流。常言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教人觉出不对来,却正是这个理。

猴王看出妖异,心中已提起十二分警惕,便回唐僧道:“师父,这方圆千里不见人烟,重山之中建得什么寺庙,受哪方人民供养?别是刚才那妖精所化,要诱你上钩哩。”

唐长老气道:“你这猴头,怎是个屡教不改的泼皮!辨不得人鬼分不清善恶!我因着你恳求将你留下,却又在这里诋毁菩萨,真是罪过!罪过!”

悟空还欲再说什么,长老却是拂袖而去,径自认蹬上马,头不曾回一下。

猴王大恸,心中直叫到,苦啊!当年蒙他所救得脱五行山,立下誓愿要保他到西天雷音,如今这路才行不过半,就遇到这样一个精猾无耻之怪,蒙的那老和尚不信人言,又偏偏是非不分、爱自作主张,若是教那怪得手,老孙顶天立地男儿,连个和尚都护不周全,却真真是毁了誓愿败了名声!且住!且住!教他行去!须知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料想有俺老孙在,那怪也翻不出甚花样,干脆将计就计试他一试,也叫师父看看他是个什么东西!

想明其中关窍,行者拔脚便追上去,抢在马前开路。


-TBC-


很久以前写的,一直躺在我的文档里。突然良心发现,放出来,但我大概就是有一种冷圈体质吧,圈子热的时候毫无建树,圈子冷了反而自娱自乐。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