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丝毫没有下限的神经病。子博:沽酒换秋裤 专存脑洞和半成品草稿

一百多年的云散烟消

是历史的旁观者,见证者,还是参与者?

我想我们谁都难辞其咎。

周留 ∞:

那些过往所有的挣扎、痛苦、嘶吼、血泪、抗争、奋进、追寻、诘问、希望。


在我眼前,像个肥皂泡,“啪”的一声,破灭了。




今天所有的抖机灵、卖段子、春秋笔法,在我眼里都如此不合时宜。它们只是在一遍又一遍向我提醒我们的庸碌卑微和怯懦,不敢甚至忘记我们还可以简单的大声说出:“我反对。”






“我不知道,这样的世界何时是个尽头。”



评论

热度(81)

  1. Nicolai周留 ∞ 转载了此文字
  2. Stjernehimmel-周留 ∞ 转载了此文字
  3. 白水行周留 ∞ 转载了此文字  到 陆小鹿
  4. 周留 ∞ 转载了此文字
  5. 言法周留 ∞ 转载了此文字
    未免太曲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