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过去照进未来

#1599/9915#粮食向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到底写的是不是99,风格偏向原著,但情节是99版西游记,一节写完15还没有出场,所以让我死吧orz…

以及本来想挖戬空的坑,但脑洞污得根本出不来,先写个15和99的粮食向试试水吧,但愿我的文风还算正常,不要伤了大家的眼睛……

所有的错和ooc都是我的,猴子唐僧和八戒属于吴承恩老先生。如果读到这你还决定要看,那就看吧。


第一节


脑袋像炸开一样疼,身子软绵绵提不起一丝气力,光线都扭曲成一片杂乱无章的线条,眼中的世界破碎成一块又一块斑驳脏乱的碎片。眩晕,四周正从嘈杂的轰鸣声中归于死寂。

悟空滚倒在草丛里,两眼半睁着,直愣愣瞪着从密林里泄下的点点天光。他的意识有些涣散,几乎记不起来刚才发生了什么。

“……师父,这全是那猴子的障眼法哩,他打杀了好人家的女儿,又怕你再念那《紧箍咒》,责难于他,干脆就一不做二不休,连人家的爹娘也杀了,又诬人家是妖怪变的,是要死无对证哩!”

妖怪这个词刺激到了他的神经,不知从哪来的力气,悟空一个翻身倏地跃起来,只觉天旋地转,本能地抽出棒子一杵,好撑着自己别仰面翻倒下去。

八戒唬了一跳,连忙往唐长老身后一躲,口中叫道:“师父救我!这猴子被老猪当面戳穿,恼羞成怒要杀人哩!”

那唐长老静坐不动,只是把口中的咒子又加快些,一阵剧痛抽上脑仁,悟空不自禁地扶了头踉跄几步。头痛几乎冲刷尽他的意识,好在他还记得妖怪这事。

原来他们师徒一行行经一处险恶山岭,却有一怪变化了三番来拿那唐僧肉,先是化作一妙龄女,大圣出外寻斋,险些叫他得了手,惊得悟空再不敢从师父身旁离开半刻。那怪后又变作来寻亲的老妇和老汉,俱是被他一眼识破,唐长老阻拦不住,都教他一棒打杀。

可恨那怪忒滑,接连三次均被他走脱,倒留个尸解的假身在原地。那唐僧肉眼凡胎,哪里识得妖怪,兼之八戒那夯货在一边添油加醋、煽风点火,圣僧狠了心,念起《紧箍咒》来竟一刻也不得停,把个行者几乎疼昏在地。

好行者,他强自定神,将前因后果理了个清楚,忍了痛开口骂到:“呆子!师父不识得妖怪,恁重妖气你也不识吗!切莫在这里添嘴,仔细老孙赏你几百棍子!”

八戒伸头反驳道:“你这猴子才是不识好歹,那姑娘一家向佛,荒郊野岭来给我等送斋饭,你却诬人家是妖怪,还狠心杀人全家,活该师父念你哩!”

行者气极,再忍不了,提了棒上前便要打,却被那咒子念得双膝一软,险些跪了下去,只得向师父告饶道:“师父莫念!师父莫念!我有话要讲!”

圣僧道:“你疑心病重,妖性难改,几番举棒杀人,劝阻不听,还有甚话讲。我这里留不得你,且看哪处合你心意,速速去吧。”

悟空却道:“师父你有所不知,五百年前老孙大闹天宫,受擒于那灌江口二郎真君,被投入老君八卦炉中烧炼了七七四十九天,故得一双火眼金睛,妖邪在俺面前无所遁形。是以辨出妖怪将他打杀。可恨这怪几次三番欲加害于你,老孙阻拦,均被他使了化身之术走脱,奸猾可恨至极!你若赶我,只怕八戒沙僧阻他不住,前路还要险哩!取不得真经,修不成正果,反误了卿卿性命!”

那唐长老怒道:“我等出家人当以慈悲为怀,生杀劫难,正果真经,得之我幸,失之我命,哪个要你搭救?倒似你这般泼魔,手下无个轻重,随意伤人性命,不知造下多少恶业,冥顽不灵,教化不听。你走罢,这样的徒弟,我不要也罢。”

行者方还未从头痛中缓过神来,但听这话,顿觉心头一阵酸痛,默叹一声,只对那唐长老道:“不瞒师父说,老孙五百年前居花果山大展英雄之际,七十二洞洞主,四万七千妖兵,莫敢不服,力抗十万天兵,直打上那凌霄殿去,谁人能奈我何?现虽跟了师父,确也曾经为人。如今师父您老人家要赶我走,且把那《松箍咒》念念,好教我褪下这金箍,重新做人去也,也全了你我师徒一场的情分。”

唐僧大惊:“悟空,当时菩萨只暗授我《紧箍咒》,未曾有《松箍咒》一说,你叫我如何去得?”

行者便道:“你既无《松箍咒》,那我便只还跟着你。”

唐僧没奈何,只得道:“罢,罢,只你万不可再任意伤人性命。”

悟空方松了口气,连连应道:“再也不敢,再也不敢!”随即便将包袱里的果子拿出,捡了红润饱满的,双手奉给长老,道:“师父权且用些罢,方才瞭望到那一片,原不是桃林,只得些野果,权且解一解饥渴,待出得这山,徒儿再替师父去寻人家,化些斋饭。”

唐长老点头,接过略食了一二个,沙僧也食了些,待轮到八戒,行者将剩下的果子往包里一揣,侧了身轻巧巧避过,便将那包袱挂在马鞍边上。

八戒叫道:“老猪也腹中饥饿,你怎这就收起来了?”

行者哼笑一声,即轻描淡写道:“那倒是不巧,只这余下的果子需得留与师父途中解饥,八戒你乃天蓬下凡,自有神通,比不得师父肉体凡胎,便忍忍吧。”

那行者将话说得滴水不漏,八戒没奈何,只得踱到一边去,抚了肚皮兀自嘟囔。至于所言何物,行者却是半点不想知道。

终是唐僧看不过,招了手唤八戒近前来,解了包袱,一齐递与他。那老猪欢喜,几是一口一个,几下便吃了个底掉天,还不忘了扭头埋汰大圣:“你道是山果宝贝,却不及师父心善,俱交予老猪吃尽,哪像猢狲小气。”

悟空心头有气,少不得要凶他,上了前便要拧他耳朵,被三藏拦下。

唐僧只道:“罢,罢,且与他吃去。悟空,你师弟腹大,这山中险峭,腹中少了吃食却也不好行脚。你身为师兄,当体恤八戒难处,为师若需,再去寻些便是。”

大圣闻此言,心中不知是何滋味,他亦不言语,只是倒退开一步,扭头望向他处。这一望,却发现自己那从不离身的神兵如意金箍棒正定定插在几丈外的土里,原是方才他头痛难忍时用作了支撑,竟记不清是何时插下。

那行者一招手收了棒子,待几人休息片刻,便催促他们拔脚赶路不提。


评论(14)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