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3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三)

金色的晨昏线在水蓝的星球上缓缓移动,掠过了美国东海岸的海岸线,唤醒沉睡的城市。新的一天正在到来,而高悬于太空的瞭望塔的值班室里,只有两个一晚没睡还吐到筋疲力尽的超级英雄黑着眼眶熬着夜。

闪电侠停止了咀嚼,听着不知道是第几次冲水的声音,有些担忧地望着洗手间的门口。

他敢肯定蝙蝠侠绝对是吃坏肚子了。可怜的蝙蝠侠。

好了现在可怜的蝙蝠侠出来了。

看见闪电担忧的眼神,他的脚步顿了顿——空气里有意大利面酱汁的味道,混合着浓郁的番茄酱和起司,以及炖煮熟烂的红烩牛肉的香气——身心具疲的蝙蝠侠突然觉得自己还是住在洗手间里比较好。

至少那里的换气系统足够强力到能够瞬间把所有不愉快的气味都清除掉。

而在这之前,他觉得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比如说在规定里加上一条禁令——禁止在值班室里吃东西。任何东西。特别是富含酱汁的牛肉汉堡和意大利面。他觉得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想再碰它们了。

“你还好吧?蝙蝠?”巴里在他停顿的那一会儿成功的解决了今早的加餐并且一阵风一样把意大利面外卖的盒子丢到休息室的垃圾桶里又坐回自己的椅子里,他看起来就好像自己没有出去过。

“我没事,”他头发上的水珠顺着头盔和脸颊间的缝隙滑到了下颌处,蝙蝠侠抹了把脸,“就、只是记住,下次刚吃完东西说话不要离我那么近。”他又坐回到监控屏幕前了。

哦,这真是难以置信。

这还是他们这一整晚说过的第一句话。好吧唯一一句。而且还是嫌弃我吃完东西有口臭。

而且巴里觉得大概不是他的错觉,现在这只大蝙蝠的信息素变得更不高兴了——这是绝无仅有的几次之一,蝙蝠侠泄漏出自己的信息素,这大概与他刚才摘下头盔洗脸有关。但这和仅有的前几次十分不同——难以形容的气味,暴躁,压抑,火气十足,就好像……他和超人干架几乎拆毁整栋大楼的时候?

天啊上帝啊为什么他会觉得好像在蝙蝠身上闻出了大超的感觉?!

“嘿,伙计们,昨晚有发生什么事吗?”

啊,现在联盟主席到了。

太好了果然我的是错觉。

“嗨!大超!太好了你来了——呃,我是说你可终于从上司那无尽的压迫中逃离出来了是吧?我猜你也有一个烦人的顶头Boss对吧?好吧恭喜你——我的意思是没什么,我们昨晚相处的很愉快。”

谢天谢地,蓝大个在这儿——天知道他什么时候进来的,但他看上去称得上神采奕奕,如果除去有点凌乱的头发和手里拎着的那个一看就集结了人类高科技的保温箱——是的虽然那个看起来像银行金库里那种经常被炸的保险箱,但是那确实是个类似于保温桶的东西,证据是大超已经连续两周带着它来瞭望塔了,那里面是蝙蝠侠的管家专门准备的小甜饼。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联盟成立了半年,但他们几乎都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份。好吧蝙蝠侠一定知道。他和绿灯互相知道。蓝大个和大蝙蝠一定也互相知道。天啊,就不能全员聚会一次互相认识一下吗?

算了。不管出于什么原因,巴里都觉得自己可以松口气了,至少他不用和蝙蝠侠独处了。那可是蝙蝠侠啊。

“哦,好吧,那很好。”并不是每一个正常人类都能够跟上闪电思维跳跃的速度的,不过超人显然没问题。他露出一个阳光的微笑,能给人带来一天的好心情的那种,在光线昏暗的值班室里看起来就像升起来的太阳。

超人把他的银灰色哑光表面的车载冰箱一样的小甜饼专用保温箱放在桌上,打开指纹锁。哦,那浮现出来的身份识别图标看起来是韦恩科技的新产品,巴里猜测那和瞭望塔的识别系统是同一套的。而超人甚至连指纹都透露给了蝙蝠侠——上帝啊,他愤慨地想,他们怎么不直接去结婚呢!

承载着小甜饼香气和灵魂的气体分子渐渐在空气中扩散开来,从这味道里,可以轻松想象出那些小饼干里的黄油和面粉完美结合的松脆,焦糖和可可的香甜,和烘培的恰到好处的温热。他拿出来一碟小甜饼,以及一瓶看起来冒着不明气泡、看起来像来自地狱的沼泽颜色的饮料,向蝙蝠侠所在的控制台走去。

“早上好,B。”他把手搭在蝙蝠侠肩膀上,“你感觉怎么样?”

蝙蝠侠一如既往地沉默,他早就习惯性省略掉很多交际用语了,比如“你好”“再见”什么的,不过现在大家也习惯了他忽略掉的这些。

“要来点吗?我的事情处理完了,阿福给你带了早餐。”

对,“阿福”。就是蝙蝠侠那个存在于传说中的万能的管家。巴里已经不止一次听说他的名字,以及尝到他做的小甜饼了!

天啊所以到底是为什么他们这些超级英雄之间还不能互相透露身份呢!他们甚至已经待在这个由韦恩工业赞助的高精尖的空间站上,共享过了超人速递的蝙蝠侠的管家亲手烤制的超级好吃的小甜饼了!连战损和制服的造价都是蝙蝠侠批的!还有什么秘密身份是不能共享的呢?

不过小甜饼大概能够平复今天晚上蝙蝠侠格外暴躁的心情吧?

不。事实上不是。

蝙蝠侠的信息素瞬间变得十分有侵略性,alpha富有攻击性的气息几乎一下子就笼罩了值班室这个密闭的空间,甚至让身为一个性格温和的正常水平alpha的闪电侠都产生了强烈的应激反应——肾上腺素分泌加快,牙齿髓管内的腺体也开始分泌大量充满着信息素的唾液,瞳孔扩张——他的呼吸屏住了一瞬,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现在就冲上去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打一架的冲动——巴里知道自己此刻一定闻起来像一个立刻、马上就要出去干架的那种“混蛋alpha”!

天啊,蝙蝠侠的信息素挑衅一般,激起了他争斗配偶的本能!而这里有通常所说的那种“配偶”吗?!天杀的这里可只有超人!能单手把一整个瞭望塔拎起来当悠悠球甩的钢铁外星人!

就当他们之间的气氛紧张到极点,紧张到巴里以为超人和蝙蝠侠又要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早上开启他们新一轮的世纪大战的时候,蝙蝠侠那低沉、沙哑而充满怒意的声音响起了:

“从今天起、任何人、禁止、把、食物、带进值班室!”他一字一顿地说完,又暴怒地强调了一句,“任何食物!”

超人一脸懵逼啊不一脸担忧地看着暴怒中的黑漆漆的大蝙蝠——等等一脸担忧?!

巴里立马出去绕地球跑了两圈冷静一下。

超人依旧一脸担忧地望着暴怒中的蝙蝠侠。

“B?”

蝙蝠侠愤怒而暴躁地推开椅子和超人起身,粗暴的动作让操作台发出很的大的“哐当”一声。不知道是他铠甲的哪一部分撞在了上面。不过听声音这可真够痛的。

纯黑的披风在空气中划过一道锐利的弧度,几乎是扫过氪星人钢铁的面颊,黑暗骑士大步地从他身边走开,硬底靴砸在记忆金属的地板上哒哒作响。就当巴里以为蝙蝠侠要先行离开的时候,那漆黑的身影笔直地转了个弯,进了除了通往休息室以外的另一扇门——完了,他又去洗手间了!

巴里在心中哀嚎。

随即那扇门里又响起了呕吐和冲水的声音。

“呃,B看起来似乎有点不舒服,”蓝大个望着洗手间的方向担忧地说,接着他转了回来,“所以闪电,你愿意替他解决一下这些小甜饼吗?”

闪电侠惊恐地瞪着竟敢把蝙蝠侠最爱的小甜饼随意送人的正义联盟主席。

“哦,收下吧,阿福的手艺可不容浪费,”超人自顾自的把小甜饼以及那一瓶地狱颜色的饮料塞进他的手里,“估计他一时半会也无法享用这个了——我去看看他。”

闪电·世界上最快的人·侠只捕捉到超人最后那句话的尾音。因为他人已经从自己面前消失了。

大超也进洗手间了。

等等进洗手间了?!

Excuse me?!

TBC

评论(17)

热度(1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