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6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六)


“我很抱歉布鲁斯,”超人几乎又用那种委屈的目光看着他的蝙蝠侠了,“我只是,嗯……自然而然?”他真诚且抱歉地说,那神情完全无辜,让布鲁斯完全看不出来哪怕是一点的套路和揶揄的意思。而且他还补充说,“我记得在那本指南上看过,处于你这个时期,人们性欲总是很强,我还以为你也是。”

他指的当然是那不知道多少个版本的不知道多少本市面上通行的“omega孕期指南”、“男性omega孕期指南”、“beta孕期指南”、“男性beta孕期指南”以及其他的不分beta还是omega或者不分男性和女性的孕期指南。克拉克全都看过。他有超级速度嘛。

他还试图理解地说:“我知道这真的很难控制。没关系的。”

没错,人们的确总是很难控制住对自己的男友或女友的性欲(尤其当一个全裸的蝙蝠侠坐在床边并且你们正处于一段难舍难分的亲密关系中的时候)。

但是,该死,布鲁斯想,卡尔那个混蛋,他就只是在说他自己吧。

是的他就是在说他自己,这个欲求不满的外星人。

布鲁斯感到闹心,因此他不打算理会卡尔的这个小要求。卡尔的确称得上是一个合格的伴侣——没有谁会为了自己怀孕的男朋友去把全部这类别的书看完的。当然这是因为他有一个超级男朋友。但作为一个史无前例的地球alpha的氪星伴侣,卡尔也许并不能理解这种非常规情况下他需要什么。

作为韦恩的金融帝国的幕后决策者,布鲁斯·韦恩当然清楚在做爱的时候让卡尔内射的风险——超级精子,承载着整个氪星遗传记忆的钢铁之躯,卡尔跟他隐约提起过一次,虽然连超人本人都不确定,但是就算不直接进到最里面他都必须承担可能怀孕的风险——见鬼的其他地球alpha可一辈子都用不着担心这个。

不过如今,连蝙蝠侠都说不清几个月前的那天夜里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他的决策了——那一场让他处于现在这个状态的马拉松式的性爱。但不可否认,酣畅淋漓,那是他记忆中最棒的性爱了。

要知道那时他们才刚刚经历完了一场累得要死的战斗,他坠毁了自己的两架飞机,正在用的和备用的,疲惫地留在了大都会克拉克的公寓。冰箱里还有上次聚会时小记者带回来的半个披萨,超人用热视线加热了它,他们两个连制服都没来得及脱的家伙狼吞虎咽的解决了它,然后理所当然,他们还觉得饿。超人提议洗澡,这样他们就可以换回普通人的装束出去吃顿好的。蝙蝠侠当然同意了——可是天杀的这个破旧的小公寓连热水都没有!虽然克拉克辩解说平时是有的,但是该死的那天就是没有!

胃里难以填满的饥饿感和不能清洁带来的暴躁,连同战斗的疲惫一起,撞击着蝙蝠侠超过四十八小时没有休息过的神经,让他的太阳穴产生一阵一阵的紧绷感。而他的男朋友却还在喋喋不休地解释着类似“房东回老家”、“楼下出差”、“邻居旅游”所以晚上11点以后不供应热水什么的的诸如此类的理由。此时布鲁斯只想要他闭嘴。

于是蝙蝠侠在室内发射了钩爪,新型合金制成的钢爪牢牢抓在天花板的吊顶边上,并且在克拉克惊诧的目光中,像扑倒一个穷凶极恶的罪犯那样,哥谭的黑暗骑士把超人呈大字型放倒在了床上。那张不甚结实的木床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蝙蝠侠不满地皱眉,把他的两条强壮而修长的腿盘踞在超人身上,死死锁住他的两臂,他两瓣性感挺翘的屁股正压在超人胸口——不得不承认这让超人变成了字面意义上的“钢铁”——这暗夜的恶棍摘掉头盔后,汗湿的发丝就凌乱地粘在前额上,眼神穷凶极恶,低头狠狠堵住了小记者那张笨拙又让人火大的嘴。

接下来一切似乎都顺理成章。他们谁都累得够呛,超人撕了他的制服,他也尽己所能把那个外星人扒光。也许是烦透了这无休止的战斗和品味奇葩的外星人入侵,两个急需补充能量的人谁都没有停止翻滚着试图把对方摁在床上,急切而近乎搏斗的,想要显示自己身为支配者的那一方的权威。

超人已经顶进他的身体,攻城拔寨,攫取胜利,一只干燥而温暖的手掌,正抚摩他紧绷而潮湿的肩颈,揉搓alpha充血鼓胀的腺体。而在窗外这明日之城明灭闪烁的灯光中,随着超人激烈的顶动,视线摇晃着,有一瞬间布鲁斯失去了所有嗅觉上的辨识,一阵突如其来的奇妙的共感击中了他——这是不同于alpha和omege连结产生的那种生理上的通感的感受——他猜的,因为蝙蝠侠谨慎到从未同任何一个异性种的个体建立起连结,他的黑暗,他的思维,和他的任何包括着痛苦与血腥的过往,都是不能暴露于光明之下的东西。

而此时,一种丧失嗅觉的感受明晰地提醒着他——超级感官。但这不是他的感觉。

他可以感知到信息素的化学分子进入鼻腔,与靶细胞结合,产生微妙的神经的电流,他可以闻见他男朋友身上潮湿的汗意,窗外干燥略带沉闷的空气,小公寓里半陈旧的松木和他们刚干掉的那半个披萨香辣的气味混合在一起,让大脑在接收信息后,产生一种类似于家的判断。他还闻见楼下车水马龙,汽车排出的尾气就像小油滴一样沾在他皮肤表面,空气中渐渐积聚的水汽,预示着另一场雨的到来。

他闻见宇宙,闻见星辰,闻见无数光年的真空中,绚丽爆发的中子星,燃烧着生命的最后向黑洞演进。他闻见大地,闻见沧海,闻见其中无数的生与死,在一息间燃起而又熄灭。他闻见枪火,闻见硝烟,闻见高炉边上,浇筑的血肉,竭力而又挣扎。他闻见死亡,闻见消弭,腐化的躯体,被与存在一同遗忘。一瞬间,他洞见时间的脚步,历史的遗尘,过去湮灭的万物同尘同灰。

那瞬间又永久的庞杂与细微,世间万物,冰冷的星星没有情感,巨涌一般把他包绕,如同漩涡溺水之人,在拥抱无边庞然的宇宙时,他只是一根稻草。

相似而又不同的孤独击中了他。布鲁斯唯有紧紧抓住了克拉克。

他那样用力,直至指尖都泛起白色。他无所依凭,身下棉布的床单皱巴巴的团缩在一起,他们身体连接的地方炽热,却陷落无尽的空茫陷阱。克拉克停下了,他看着他,看着他那双冷冽的钴蓝色眼眸,眼里是全然通晓的感同身受——那孤独,他也闻见了的——另一种不同意义上的感知。所有庞杂的气味不再是简单的化学概念上的分子,那是黑暗,是罪恶,是无底的欲望的深渊,是哥谭黑暗的夜色,是人们激奋而压抑的呐喊。仿佛所有的世间的恶,那些情绪,赤裸裸的欲望,都脱离于他们的寄存,挣扎着,在空气中开出了猩红的花朵。

黑暗的影子如同暗夜一般广阔,而他在其中,只看见一抹披风的边角,和天边暗淡的蝙蝠的灯光。

接着,他们闻见了截然不同的气味,那是辛辣的香料,混合着酒精和机油的暴烈,皮革与硝烟的气息在他的皮肤上,融雪般冰冷,带着一些独属于夜的冷淡,淙淙流淌,经过暗夜中业火焚烧过的一切地方。

他们同时发出一声叹息,就像终于从窒息中得到解脱。

我从来没想到自己闻起来居然是这样的。蝙蝠侠默默地想。

暗夜,鲜血,枪火,坠落迸溅一地的珍珠,断裂的撬棍,散落的羽翼,和罗宾染血的制服……那些情绪,那些黑暗,那些绝望。他曾以为隐匿在那暗夜中的一切,都已在他的灵魂上留下消抹不去的刺痛的印记,直到,直到有一天这个傻乎乎的大个儿外星人擅自挤进他的生命。

来吧。布鲁斯用眼神对他说。只有在这一刻,他们交换气息,他们才能知道,他们正拥抱着的对方,在这个世界上是多么孤独而独一无二的人,只有现在抱着的这个人,是他们漂泊之中唯一的陪伴。

那氪星人的奇特生理主导了他们,顺从他们渴求的灵魂而违背他们饥饿的身体。从那一场可能产生任何后果的马拉松式的性爱开始,布鲁斯,他蝙蝠侠的那部分和他生而为人的那部分就都承认了,他愿意接受因此产生的任何后果,并且自愿承担那些将要到来的,不管是什么。


“在想什么,布鲁斯?”

卡尔就坐在他脚边的地毯上,把手搭在他的肩上。

布鲁斯轻轻呼出一口气,摇摇头。身体内部传来隐约的胀痛感。他知道那是胎儿在长大过程中造成的挤压。

“没什么。我只是在想……该什么时候让夜翼来替我的班。”


TBC


潜在预设:

ABO性种的人的嗅觉观对人类信息素的反应,具有单一选择的特点,人类的信息素在闻到的人的意识中难以说具体是什么样的气味,但信息素分子与靶细胞结合,在大脑皮层上会产生类似于感知情绪的反应,作为一种人类对同类的情感、信息交流的方式。对于其他动物、其他气味,则不具有特殊受体。

超人不算严格的普通人,具有超级感官,因此假定他的嗅觉和感知范围不一定要借助于空气的媒介。

内容觉得比较模糊的,简单解释如下:

超人和蝙蝠侠产生了短暂的通感,蝙蝠侠感到了周围一下子变成了情绪的真空地带,充满了宇宙和时间等人类无法理解的事物,超人则通过蝙蝠侠的Alpha感官感受到了从未接触过的、纷杂的信息素里蕴含的感情信号。


终于不用开车了,长长松一口气,大家国庆节快乐!


评论(8)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