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8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八)

杰森·陶德,现任的红头罩,地狱复活的前任罗宾表示,在行动中接到类似于蝙蝠家族全员集合的讯息时着实心跳一阵加速,不过这并非因为他上个月偷偷回去时发生的让他几乎目瞪口呆没有维持住法外者的尊严的某件事,事实上每次接到消息他都是这个反应。

于是当额外折断了一个小混混的大腿骨后,红头罩在强迫自己默读了五个数后再平静地接起了通讯,那位管家先生平稳且矜持的声线从耳机里传出,强大的幕后王者红头罩,再一次产生了一种类似退却的畏难情绪——当然不可能是退却了,红头罩才不会如此胆怯——但这导致他当时几乎时违反了少年时期阿福所教授给他的所有礼貌,在那位令人敬畏的管家通话结束之前就被烫着一样地掐了线。

一次“家庭聚会”?这他妈是开哪门子玩笑?家里头什么时候有这玩意儿了?除非是像上次操蛋的猫头鹰法庭入侵那样,老蝙蝠又出了什么事情。

等等该死的!可千万别在现在这个时候!现在的布鲁斯承担不起蝙蝠侠曾经受过的任何那些伤害,这不一样!如果真出了事,不光是他,那个天杀的外星人也会疯掉的!鬼知道到时会搞出什么事来!

人生中少有的几次,杰森·陶德发自内心的准备立即收手不干了,然后立即动身赶往另一个地方——上一次发生这种情况好像还是在他试图撬走蝙蝠侠的车胎的时候,而且他确实转行了。

好在手头还有几个待解决的小混混,在收拾这些可怜人的时间里,红头罩暂时短路的智商幸运地得到了一点回升,这可帮了他大忙——首先这不是什么急事,否则阿福不可能告诉他说周六回去吃晚饭。其次也应该不是什么大事,如果刨除晚餐邀请是蝙蝠侠发出的话。以及,他听到了达米安那讨人厌的小子在旁边摆弄他的仓鼠发出来的声音了——好极了,看样子当年跟着蝙蝠侠的时候,那不合格的罗宾所学的推理技巧还没有完全被那该死的池子给洗掉。

杰森把刚才那操蛋的试图立即回到大宅并黑进蝙蝠洞潜伏进去的想法踢出脑子。

现在是周一,他还有一个周的时间可以考虑自己去或者不去。但是这问题用得着一个星期来考虑吗?当然是不去——……呃,或者还是去吧?毕竟当阿福用那种平稳的语气询问他,“你会来的,对吗,杰森少爷?”,你就没有多少选择的余地了——尽管他果断挂断了通讯。

好吧,但这并不能对抗阿福认为“邀请”已经送到的事实。尤其当他用这种句式说话说到一半还被自己挂断时。

明智起见,为了避免自己做出什么对尊严来说无可挽回的决定,杰森·陶德把决策的日子推到了星期五。接着又推到了星期六中午。理智上他觉得大概去了也没什么,用脚趾头都可以想到,迪克,提姆,还有那个讨人厌的小子达米安·韦恩,不外乎这些人,哦,可能还有那个该死的氪星人——等等氪星人!

说到此他不得不感到尴尬,甚至说是恼火,显然他一点也不想知道那个外星人和布鲁斯在卧室里发生了什么,但是这并不就说明他愿意看着蝙蝠侠因为什么不明的原因单膝跪在地下,一手撑着操作台,弯着腰按着肚子痛到起不来身。

没错,这就要谈及他上个月暗中入侵蝙蝠洞时发生的事了。要知道红头罩有时也需要借用一下那个老蝙蝠洞穴里的随便什么仪器,所以当他幸运的、或者说不幸的发现那一天整栋大宅里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某种显然必要的责任看起来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罕见的,阿福不在家,那是一个白天,下午,他可能是外出去沟通什么园林用树苗之类的事务了,总之当杰森黑进洞穴的系统,并且悄无声息闯入这属于蝙蝠侠的地盘的时候,他站在了一个空无一人的、只有机器运转声的地下溶洞里。使用必要的仪器只花费了他一小会儿功夫,杰森让样本在离心机里转着,决定去厨房弄点吃的。不巧的是,当他再下到洞里时,一阵熟悉的、由远及近的引擎声从通道那边传来了。该死的,老蝙蝠偏偏赶在这时候回来了。

杰森·陶德只来得及藏好自己和把最后一口苹果派塞进嘴里——是的,苹果派,大概阿福不知何时转行开始烤苹果派了,而且味道居然还不赖——他根本就顾不上离心机里还在转着的那玩意儿,因为接着蝙蝠侠就进来了。

他看起来疲惫的有点过了头,脚步拖沓着,重装甲损毁严重,可能还受了伤,一只手反手撑在腹部按着。哈,该死的,一定又是正义联盟,否则人们怎么能有幸目睹一个蝙蝠侠在白天出没呢?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蝙蝠侠在路过离心机那里时,脚步微微停顿了一下,并且可能由于疲惫,他的停顿稍微多了那么一会儿。显然,蝙蝠侠发现他了——该死,那种粗糙的使用差速离心机的方法,一看就是杰森·陶德,比他头罩的反光还要明显!

杰森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他肌肉紧绷,就像多年前试图撬走蝙蝠车轮胎给他发现的那个夜晚一样——他一边准备着随时冲出去和蝙蝠侠进行一场伟大的决斗,来宣示不管何时自己都不是好惹的,一边又在飞快地考虑,是不是现在偷偷溜走会比较好。

不过,在明知道已经被发现的情况下从蝙蝠侠的眼皮子底下溜走?哈,这他妈绝对是史上最烂杆的笑话了,没有之一。

然而红头罩的心又迅速地放了下来,因为蝙蝠侠径直路过了那里并走向了监控台,似乎并没有打算理会这个入侵的不速之客。好吧,杰森想,那么接下来,大概布鲁斯会找一个随便什么的事由到地面上去待一段时间,以方便他这位不受欢迎的、曾经叛逆的不听劝告的下属自行离开。

蝙蝠侠看起来似乎也是这么想的,他走向监控台前他平时的那个专座的脚步放慢了,转了个方向,似乎准备上楼去,但是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他的脚步慢下来了,最终干脆停下了。接着他就在一个刚刚能够到椅子靠背的距离缓缓的原地蹲了下来。

不管他在干什么,情况似乎不太妙。不,应该说是很不妙——因为杰森·陶德超群的视力显然可以看到布鲁斯露出的苍白而绷紧的下颌和脖子上凸显的青筋,以及他攥得紧紧的拳头,甚至在这个距离都能听见手套内层的防化材料在压力下挤压变形、相互摩擦发出的咯吱声。

他在承受痛苦,那很可能是非人的痛苦——在杰森有限的记忆中,鲜少能看到布鲁斯如此屈服于疼痛,或者说,被疼痛折磨成这个样子。

蝙蝠侠试了一次从地上站起来,但是他没成功,之前战斗中大量的体力消耗让他再也不能负担那一身破损的重装甲的重量,他的身形晃了晃,一个膝盖“砰”地砸在地上。这动作似乎牵动到了他腹部不知道在哪的伤口,杰森神色凝重,几乎是拧着眉头注视着他从儿童和半个少年时期就在他面前高大莫测的如哥谭暗夜一般的男人,紧绷着肩膀弓着脊背,被伤痛逼到近乎颤抖还咬着牙一声不吭。蝙蝠侠破损了一多半的黑色蝠翼挂在肩上,内部电路遭到破坏的记忆材料蜿蜒着拖了一地。

那个时刻,不得不承认,杰森·陶德内心有一种特殊的焦虑和矛盾。一个声音在说,他知道你在这儿,可是他仍然拒绝向你求助,不如趁机一走了之;而另一个声音在说,你知道他的,不论如何蝙蝠侠都不会请求别人的帮助的,你应该去帮帮他。

“帮帮他、帮帮他”的声音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在他脑子里占了上风,杰森有理由怀疑那是很长一段时间。因为当他终于逼迫自己跨过——或者说逼迫自己别显得那么迫不及待地跨过那不长的一段路途到达蝙蝠侠身边的时候,布鲁斯已经几乎要失去意识了,他的脚边积着一小滩水迹,下颌还有水珠在凝聚。那全都是他流的汗,甚至他尽量保持姿态的身体,也完全在依靠本能的意志支撑。

然而那也不可能是很长一段时间——差速离心机的嗡鸣声减弱了,接着是“嘀,嘀”的电子提示音。这声音惊醒了他,似乎也给了他勇气,让他站在一个近乎昏迷的布鲁斯面前不至于露怯,而是伸出手去揉捏他僵直而痉挛的肌肉,试图把他因过度疼痛而微微抽搐着的身体放平在地上检查伤口。

之后的二十分钟里,控制哥谭黑帮并令他们自相残杀的冷酷无情的红头罩,不能说人生第一次,但是即使在小丑那里被困的几十个小时中也鲜少有的,觉得自己对所发生的事情束手无策——蝙蝠侠的腹部并没有任何伤口和受到攻击的痕迹,也就是说,是毫无原因的疼痛把这个世上最为忍耐和冷酷的男人逼成了这个样子。

是的,因此他的手几乎是抖的——当他手忙脚乱地从耳机上找到正确的呼叫按钮并拨通阿尔弗雷德以及格雷森的通讯时。

该死,本不该是这样的。

TBC

依旧国庆快乐,出去浪也很累啊。

评论(9)

热度(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