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9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九)

并不是说他们几个来了事情就会有多少的改观。

事实上当阿福和格雷森甚至是提摩西都到了以后,情况仍然一筹莫展。之前过度的疼痛剥夺了布鲁斯的意识,他们也正好为他打上一针吗啡,避免他在昏迷中也感到难押。但是在蝙蝠侠的腹部,他们除去了全部铠甲,却没有发现任何可能导致他如此疼痛的伤口和受到攻击的痕迹,倒是他断的那两根快戳到肺里去的肋骨被接了回去打好固定。

迪克提议把布鲁斯送到莱斯里那里,在他少年时期的几次目睹蝙蝠侠重伤的时刻,他们最终都通过了这位可靠而医术高明的医师化解了危机。但是目前来说,布鲁斯所表现出的症状也仅仅是过度的疼痛,到底要不要冒着可能暴露蝙蝠侠身份的危险把他送往医疗设施更加完备的医院,成为了一个让他们不得不迟疑的选项。

事情出现突破口是在阿尔弗雷德·潘尼沃斯,这位先生曾长久地供职韦恩家族,并作为布鲁斯·韦恩的安保总长、生活管家,兼他那份不可告人的工作的第一助手多年,对于蝙蝠侠多年的伤情经验丰富。在没有明显伤痕的情况下,他认为在他的少爷腹部压痛明显的部位,极有可能存在内脏损伤,因此建议对他进行全身扫描。

于是当他们把一个几乎是做好了全部手术准备的昏迷的布鲁斯推入蝙蝠洞的那台最新配备的超高精度高速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仪中,仪器进行平扫的时候,突然发出了尖锐的警报声,连接的设备的电脑显示器上,图像出现了大面积的扭曲,跳出了辐射峰值过量的警报。

这些辐射都是来自蝙蝠侠身上的。所以该死,正义联盟执行任务的时候到底又碰上了什么鬼东西?!

杰森不得不在迪克的帮助下把布鲁斯带往洞穴的浴室——这并不是说他就想要迪克来帮他了。是的,他曾为继任蝙蝠侠系统地增重过,后来成为红头罩的时候体重甚至达到了惊人的200磅,这对于一个罗宾来说是不可想象的。但是这并不代表着他就能一个人安全地搬动一个失去意识的、不知道什么地方可能有什么内脏损伤的蝙蝠侠,并保证不加重他的伤势。清理辐射、病毒和宇宙灰尘,这是蝙蝠洞的常备功能——自从他们一群超能人类搞出了什么该死的超能人类(和非人类)的正义联盟,为防止蝙蝠侠或者那个不请自来的氪星人把什么宇宙辐射或超级病毒什么的带到地面之上而专门建设的,当然有时也用于一些他们不可描述的清理工作。

与此同时,红罗宾则通过蝙蝠洞的电脑成功接入联盟信息库,他没用多长时间就翻出了今天新上传的战斗记录。前30分钟看起来都无比正常,联盟的几个主要成员共同面对一个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试图袭击地球的魔法疯子,这很正常,因为正义联盟通常处理的就是这种几乎没有什么缘由的、突如其来的袭击。但是在第36分43秒的时候,事情发生了点变化。

一束魔法射线射中了高速飞行中的超人,显然,这是那个不要命的疯子魔法师最后的攻击了,因为他下一秒就被直直冲向他的超人提着衣领揪了起来,超高速移动产生的风压甚至让这个念完咒语还没来得及闭嘴的白痴的脸都被吹的有点变形了,但这不值得同情,因为超人看起来有点不对劲——他的神情凝重,眼眶泛红,目不转睛地盯着魔法师——那是使用热视线的征兆。

如果超人失控了,那么他们必须阻止他,以避免他在自己不知情的情况下,杀死了任何罪有应得或无辜的人。

失控超人拎着魔法师高速向地面撞去,他的速度大概达到了三倍音速以上,音爆产生的冲击波让记录仪的画面在一阵晃动之后就失去了他们的踪影,好在提姆找到了另一份——那是由蝙蝠侠今天穿的那套重装甲上的摄像头记录下来的。并且值得庆幸的是,蝙蝠侠今天穿了重装甲,否则面对一个狂暴的超人,他折断的将不只是两根肋骨了——哦,如果忽略他腹部不明的、可能存在的内脏损伤的话。

蝙蝠飞机对高速飞行中的超人进行了侧面突袭——他向超人发射了干扰弹,超人转了个弯,速度不得不降下来,新的攻击让他的注意力有所转移,他扔下了那个魔法师,现在是蝙蝠侠时间了。接着不到一秒钟,蝙蝠侠就果断按下了弹射健,飞机几乎立马变成了一片夹杂着爆炸的碎片。

此时他们已经掉到一个相当低的高度了,很难保证如果再继续下落战斗会不会波及市区的那些超高层建筑。

“绿灯,你去接住他,避免他再次靠近超人,蝙蝠完毕。”

“收到,你呢?绿灯完毕。”

“我来对付超人。完毕。”

蝙蝠侠挂断通讯,从装甲里弹出来一个超级花哨的三原色降落伞,拽着他减速下坠——是的,不要怀疑,就是超人的那三原色——一边向超人发射了钩爪枪。超人抓住了枪头,这理所当然,因为他有超级视力和超级速度——就算没有,布鲁斯那个花里胡哨的降落伞也足够吸引他的注意了——然后猛地把上面的钢索扯向他。

好了,现在超人处于悬停状态了,只有蝙蝠侠因为他扯的那一下正在高速向他撞去——这无所谓,或者说,这正是布鲁斯想要的——他成功限制了超人的速度,至少不要让他以肉眼捕捉不到的速度到处飞来飞去,至于蝙蝠侠,哦拜托,别忘他他背后还拖着那么大一个降落伞呢,能快到哪去?

于是就在超人等待蝙蝠侠自投罗网的几秒钟里,布鲁斯从万能腰带里成功掏出了氪石戴在手上——见鬼那就是一枚戒指,不管看见多少次红罗宾都很想吐槽这一点——随后是一个探照灯一样的东西,那是去年研制出来的大功率红太阳探照灯,专门用来对付超人,或者说,失控的超人。

蝙蝠侠在接近到一定距离,就冲着降落伞内侧打开了探灯,伞内侧的反射涂层把光线加强以后瞬间就汇聚到了超人所在的那片区域,把超人笼罩其中。

无疑探照灯起作用了,但是超人的超能力也并不是说在一瞬间完全消失了。他看起来似乎更加生气了,并且依旧失去理智,用仅有的全部超级力量向蝙蝠侠冲来,然后猛地撞在布鲁斯身上——大概布鲁斯那两根肋骨就是在这时候断的——坚硬的铠甲让氪星人懵了一会儿,而蝙蝠侠也就趁机出手,肘部后方的助推器点火,他一拳狠狠砸在超人脸上,氪星人呜咽了一声,终于晕过去了。

好吧,说真的,怎么说……提姆觉得今天布鲁斯的表现其实挺好。没有出现什么严重的战损,也没有破坏建筑物,看起来似乎也没有受什么严重的伤——如果炸毁一架飞机和现在不明原因的昏迷不算的话。

“有什么发现吗?”迪克问他。

“好像没什么可疑的地方,”红罗宾挠挠头,“惯例,超人失控,布鲁斯拿出氪石和红太阳灯阻止了他,就是这样。杰森呢?”

夜翼压低了声音,用下巴指指那边:“照看老头子呢……我想他今天大概吓坏了。”

“喂!你他妈说谁吓坏了你个软蛋!”红头罩冲他怒吼。

事关尊严。

好吧,不过这样也没什么尊严就是了。

提姆露出心领神会的微笑,撞了他大哥的肩膀一下。

“抱歉小翅膀!没有谁吓坏了!我们只是在谈论昨天遇到的那只猫!”迪克抬高声音说。

他妈的叫谁小翅膀呢,没谁道哪门子歉呢。

但是这种时候他却操蛋的不能深究。

“该死的,你最好是。”杰森小声嘀咕着。

浴室的排水系统发出“哧”的一声泄气声,布鲁斯看起来好一些了,他的脸色不那么苍白了,身体无意识的抽搐也停止了。杰森起身去检查他身上分离出来附着物,他怀疑是那种不知道是什么鬼的辐射物质导致了布鲁斯的疼痛,以及——顺便也远离这两个长舌的讨厌鬼。

附着物被分离出来,盛在一个铅质的细长槽里,那是一些晶莹的、绿色的,大于可吸入尺寸的矿石晶体。当杰森拿手指头拨拉着那些绿色的、用途他可能十分熟知的粉末的时候,一个可能的,并且堪称是可怕的想法出现在他的脑海里——已知这玩意儿不会对人类有过度危害,那么如果布鲁斯真的是因为这些引发了腹痛的话,那么,不,冷静,布鲁斯是个alpha,他不可能——但是还是,有很大可能,考虑到氪星人谁也不知道的生理因素,不,那么是,极有可能,不,是十有八九……

一阵抽离世界的虚弱感击中了他,狂暴的红头罩不得不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能握住那个装了少量外星石头的过滤槽,紧接着,一阵复杂的,充满了尴尬、震惊、理所当然、恍然大悟、难以致信、无法接受、还有愤怒狂怒以及暴怒的情绪冲上脑子,让他把牙都快咬碎——那个该死的氪星人!他竟然敢——!!!

“迪克,我们不能给布鲁斯做CT。”红头罩严肃且快速地说。他的手抄在裤兜里,大拇指不停地摩挲那可怜的牛仔裤的边缘——迪克知道他一紧张就会这么做,从以前就是这样,情绪外露,显而易见。证据是那块布料都已经被他磨得发白了。

“?”迪克给了他一个不明所以的眼神,并试图用他最温柔的语气安慰他那紧张的有点莫名其妙的弟弟。“你知道的,布鲁斯的体征虽然已经趋于稳定了,但我们最好还是检查一下他有没有内出血什么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杰森扭过脸去,语气痛苦地说。显然他并不知道如何把他的发现,或者说猜测说出来。如果能够有第二个选项,可以来阻止这一群人对他可能已、经、怀、孕的养父兼前上司进行大剂量辐射的全身扫描的话,他宁愿闭嘴然后自己滚得远远的。“我从过滤槽里发现了氪石。”他注视着那两个智障不明所以的、显然一点儿也没有领会精神的神情,不得不深吸一口气继续说。“我是说,在这之前——”他顿了好大一会儿,把自己憋的都有点胸闷,“你们得,给他做个全面的血液检查,以及…特别是HCG。”

迪克和提姆的眼睛闪了一下,接着,嘴巴吃惊地张大了。

还有,哦,天杀的,他甚至注意到阿尔弗雷德有一刻手都有点不稳。

“你是说,他有可能——”

杰森用眼神制止了迪克继续说下去,该死的这太尴尬了,他可千万不要把那个词说出来。

“——已经……!”

同样震惊的红罗宾显然并没有收到信号,把他大哥没说完的半句话英勇且顽强地接了下去,而红头罩及时用眼神杀死了他。

所以他收声了。而伟大的红头罩在一片鸦雀无声中动了动嘴唇。

“总之,就是这样。”

他干巴巴地说,看着他那两个一脸智障的兄弟绝望地捂住了脸,现在他看起来就好像想要他的那个桶长在头上——这样他就用不着纠结该作为第一个提出假说的人,该拿什么样的表情来面对他的两个只会搞事的不省事的智障兄弟了。

以及,他突然想起还有一个最不省事的小子。

“我去接达米安回来。”

红头罩头也不回地逃跑了。

TBC

超高精度高速电子计算机断层扫描仪:大概相当于最高级的CT机,用于在生命体征正常的情况下判断器官损伤。不过由于现在的五代CT机扫描速度大概是50ms,我预想中老爷的机器大概扫描时间要缩短到35-40ms,以及矩阵最好达到1024*1024的精度,因此就当私设了吧。以及因为辐射剂量比较大,怀孕的人不能做CT。为什么不做超声波检测,因为那个需要憋尿。

HCG: 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大概胚胎着床10-14天以后就能通过激素的值来检测是否怀孕,在第1-2.5周时血液中含量迅速升高,大约在第八周达到峰值。通过血液检测可以查出。

评论(13)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