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0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

时间不会因某一个人的一点抱怨或者犹豫放慢他的脚步,周六的晚上如期而至。韦恩家族经过烈焰重生的古老的大宅,主餐室久违的亮起了通明的灯火,自它重建,有史以来第一次,它将要整饬一新迎接这所房子的四位小主人和他们的父亲齐聚一堂,以及,顺带一提——没有外星人。

不得不说韦恩先生在这方面的考量及其妥当,鉴于他的儿子中或许有那么一个两个三个四个都多多少少对那个天外来客有点意见,尤其是他那不省心的小儿子。

说到达米安,即使是蝙蝠侠都不得不头痛地揉揉额头叹口气,他从一开始来就是他们几个里最难搞定的那个——他的母亲和外公早早把他给教坏了——严格意义上来说比教坏更糟:他们把他训练成忍者,然后让他用那些杀人的技巧去争斗、暗杀,不错,他嫉恶如仇,但是道德和底线甚至从一开始就没有出现在他的观念内。

因此在一个月前,当蝙蝠侠在黑暗的卧室中从疼痛和干渴中醒来,隔着窗帘听到哥谭凌晨的雨声的时候,布鲁斯就知道,这个点钟,多半的他的小儿子不是在准备拿氪石去找超人算账的路上,就是在拿到了氪石正在去找超人算账的路上。

他掀开被子下到地上,赤脚踩在柔软的长绒地毯上,随便披上件浴衣,准备出去看看还有没有那么万分之一的可能达米安还没有出门——这样他就可以在他出门之前拦下他,以免超人在一天内受到两顿氪石的暴揍——不过,管他的。超人大概暂时还在瞭望塔上,即使被达米安找到了他……好吧那也是他活该。

谁让那个氪星人魔防总是为负。

白天的疼痛还在他身体里没有完全散去,但是已经降低到了可以忍受的程度,除了有点想吐,他想那大概是过度疼痛的后遗症。总之他一点胃口都没有。布鲁斯自己也不太清楚到底是怎么了,但是既然现在自己还能安静地躺在自己的卧室里,那从概率上来说应该就没有出什么大问题。

他拉开门,赤着脚从卧室走出去。

“该死的!放开我德雷克!你以为你是谁!那个氪星杂种给了你什么好处让你他妈的拦着我去找那个该死的氪星人算账!”

达米安·韦恩,英勇的无敌的(自封的)的武士,正奋力挣扎着试图摆脱提姆卡住他肩胛的两臂把刀拔出来,同时两腿向前提踢打着,以防迪克或者杰森中的任意一个抓住他的腿,把他五花大绑在随便哪根蝙蝠洞的柱子上——是的,他的兄弟们之前确实打算这么干,鉴于他们实在都难以在这种事上和平解决达米安问题。

“冷静点,达米安!这一次我可以不计较你这么说,但是你给我记住,康纳是我的朋友,不要再让我听见你这么说他!”

剧烈扭动着的现任罗宾让好脾气的前任罗宾也不由感到一阵焦躁,他扭头对一边看热闹的两个人叫道:“嘿!快点来帮忙!你们不想看到他拿了氪石去找超人算账吧?!”

“事实上我挺愿意的。”杰森咕哝着,从他靠着的那根立柱上起身,象征性地走过来。

达米安·韦恩挣扎得更厉害了,在挣扎中他终于拔出了他那把打磨得寒光闪闪的武士刀。

“你得冷静下来,小D,那是不可能的。”夜翼耸耸肩,看起来打算给他的兄弟一点帮助,而不是在一边看戏。他从另一边接近了扭动的罗宾,“你知道的,今天下午阿福就把所有的氪石都收起来了,”在一个加密到除了他谁也找不到的地方,并且重要的是,那是阿福收的。“现在没人能动用它们——你知道的,鉴于布鲁斯现在的情况。”

当然重要的还有今后的小甜饼的供应。

“那正是我要去宰了他的原因!天杀的氪星人!”达米安大骂道:“他竟敢!他怎么敢!该死的混球!他妈的他竟敢对我父亲做那种事!还让他怀上了他的该死的半人半氪星人的崽子——!”他因激动溅出的口水让他的两个兄长皱着眉想要对他敬而远之,挣扎之中,罗宾把刀直直冲着迪克甩了过去。

罗宾狂暴的叫喊声戛然而止。

夜翼极富技巧地一侧头躲过了。
当然武士刀也没有插在任何人身上。
它只是穿过了大厅,正插在靠近楼梯的墙壁上,嗡嗡作响。

以及……他们都看见布鲁斯就站在楼梯上,只穿了一件浴袍。

那把刀就横插在布鲁斯眼前。他看着刀,而他们看着他。

最重要的是他们谁都没注意到他是什么时候就在那里的。

……沉默。以及尴尬。非常的尴尬。

布鲁斯仍旧盯着那把插在墙上的刀。他们所有人也都还盯着布鲁斯。以及达米安吼出的最后一个单词的回音还在房子里回旋。

在接下来的每一分每一秒里,达米安·韦恩,蝙蝠侠之子,伟大而坚强的罗宾,他的人生中从没有一刻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能够把刚才的那句话吃回去,嚼得粉碎咽下去,或者干脆就穿越时间,回去掐死刚才的自己。

这他妈实在是太尴尬了。

他转头去看迪克。他那智障大哥目光呆滞,显然已经出离状况外了。

于是不甘心的罗宾只能把头转向红头罩了——他一样智障还死不承认的二哥——刚好杰森也在扭头看他,一样的尴尬且空白的表情,以及尴尬地用眼神威胁要杀了他的目光。

由于智商唯一在水平线以上的人在自己的身后而只能与杰森对视的达米安不禁感到人生大概是没有希望了。红罗宾松开了手臂,让蝙蝠侠之子从半悬空状态成功降落,现任罗宾稳稳地站到地上,故作从容地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前提是武士刀的刀鞘没在他手里的话。镇定而矜持地对站在楼梯上的布鲁斯点头。

“父亲。”

布鲁斯冷淡地扫了他们几个一眼,只是嗯了一声。蝙蝠侠的目光在他们四个中间逡巡,一如既往,严厉而挑剔,似乎要扫描出他们中的某一个或者是某几个(或者其实是全部),大脑是不是出现了什么无关紧要的错乱或问题。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夜翼小心翼翼地问。

布鲁斯有一阵子没搭话,这时间足够长到让他们再次担心他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但所幸在他们认为有必要采取行动之前,他就开口了。

“我、”他顿住了,几乎是立刻意识到了自己的声音沙哑的像是戴了蝙蝠侠的变声器。于是清了清嗓子。

“没事。我很好。”

他伸手抚摩了下还插在他面前墙壁里的武士刀,刀身在他有点僵硬的碰触下颤抖——那确实是把好刀,只是出现了它不该在的地方——他的四个儿子脸上几乎露出了惨不忍睹的神情——这让布鲁斯心里觉得大概好受了那么一点点。

他拔下插在墙里的刀,尤其深深地看了一眼他拙劣地、试图把刀鞘藏在身后的小儿子,和他难得回来大宅却正好撞见自己丢脸地昏倒在蝙蝠洞的的二儿子一眼——虽然杰森多半不会承认他是他的父亲——拎着明晃晃的武士刀,就那么头也不回地上楼了。

意识里长久的空白并不是被蝙蝠侠机敏的大脑克服,袭击布鲁斯的首先不是惊讶或喜悦或愤怒中的任何一种,而是一连串的反胃和呕吐。

起床时尚可以压制的感觉似乎变得那么不可战胜,在他反应过来以前,就已经扶在洗手台旁,在冲水声中平复着反胃和疼痛的余波了。

真见鬼,这大概是除了他脑震荡的那几次以外吐得最厉害的一次了。布鲁斯拿凉水泼了把脸,看着镜子里自己难看的脸色和眼底的乌青,虚弱地想到。而也是直到现在,他才能腾出一点震惊与疲惫以外的思维来想想这事——这根本不难想到,这就是几个月前他们之间的那次带来的产物,以及这事件的始作俑者,就在今天下午还刚刚被他拿氪石暴揍了一顿。

好吧,虽然他已经因为别的事揍了克拉克一顿,现在又发生了让他更想揍他一顿的事情。

但是鉴于他的男朋友有很大的可能性现在还在瞭望塔的医疗室躺着,布鲁斯觉得,也许现在真正棘手的——他瞥了一眼不知何时就靠在浴室玻璃门边上的光秃秃的武士刀,那是达米安的——是他在自己不甚清醒的情况下似乎没收了小儿子的装备,而现在当务之急,是要如何向达米安平和地解释他多了个弟弟或妹妹,以及蝙蝠侠并没有打算解雇罗宾的事情了。
还有把他的刀还回去。

布鲁斯不由地呻吟了一声,他觉得自己的头也开始疼了。

TBC

十一结束后出乎意料忙到初稿打出来没时间校对修改发布,再加上最近身体不是很好,不知不觉过了这么久了,不好意思。

但是,自己挖的坑,跪着也会填完的。😂

总的来说不用担心,放心食用。

评论(4)

热度(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