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半支烟/Metade Fumaca



 @wuli物理不会轻易狗带! 感谢小天使给我寄来的本本,狗狗那篇真的是太可爱啦!老爷抱着一滩超狗萌的小花都出来了呢!照片拍得有点糊,那大概是因为我激动得有点手抖,哈哈!

声明:这是一篇送给 @wuli物理不会轻易狗带! 的答谢小短篇,真的超级短,最近经历了魔鬼的论文结课周,感觉身体被掏空……还是抽烟喝酒烫头吧。

配对:Clark/ Bruce, Superman/ Batman

分级:PG- 13

警告:吸烟

弃权声明:他们不属于我,属于彼此和DC爸爸。


Summary: 初冬寒冷的空气里,他少见地凝伫窗边,克拉克远远看见那人呼出的一团白气,消融在暗淡的晨光里。


“……何奈岛,小雨,风力,80,风速0.78米/秒;东区,阴,风力,30 ……”

黑暗中的数个大屏幕滴溜滴闪着蓝光,蝙蝠电脑的主机传出电子女声机械的播报。

好天气——哥谭传统意义上的。

布鲁斯·韦恩,这位冥城哥谭的白日公子与暗夜帝王,十分罕见地没有呆在他蝙蝠的洞穴里,立在初冬清晨寒冷而涌动的雾气里,凝视着窗外静默的钢铁丛林。

卡尔·艾尔,大都会的光明之子与人间之神,漂浮在遥远的云层,超凡的视力透过稠密的层云,聚焦到几百公里以外那即将陷入沉睡的夜之赫卡忒——孤独就像云气,萦绕于她的身边,也使这城中的一切人与万物如此与众不同。

寒冷的星星几百万光年外闪着光,阿波罗的战车还未来得及划过天际,晨曦掩在地平线下,暗色的涌动,疲惫得如同这城市一样,也如同伫立在这城中最高塔尖上的骑士。

卡尔降下了高度,韦恩塔顶层,四面都是可调光玻璃的暂居所,熟悉的身影仿佛与这晨昏融为一体——他着了日间的战衣,衬衣领口松垮地散着,与眼眸同色的领带随手搭在扶手上,裁剪服帖的西裤褶皱着,布料堆积在脚边,遮住半边苍白的光裸的脚背。

卡尔感觉到了冷。

是一种来自心理上的冷,堆积在那人深邃低垂的眼眸和寒夜里口鼻间呼出的白雾里,让他想到北极空旷的冰原和凝固的流淌千年的冰河。超人不由忽略了韦恩集团尖端的温控科技和那人指间明灭的暗红色光点。

卡尔飞近了蝙蝠侠孤独的高塔,四面的高楼尽收脚下。冰冷的钢铁之城在晨雨与低沉的云层中闪烁着星点之光,哥特式老楼尖顶冲霄,鬼怪般的静默的影子倒映在周边高楼钢化玻璃的表面上,一闪而过遥远海湾上何奈岛常年警戒的大功率探灯。

这盛产疯子与犯罪的城市,如一头沉睡巨兽般,伏于那位黑暗帝王脚下,这老牌工业城市的矛盾和倔强,使她不能被任何人征服,即使连她黑暗中的那位骑士,也只能在这最高处,遥远地、静默地注视。

系统发出了某种特定频率的提示音,让立在黑夜中的白日帝王了解到有天外来客到访。顶层公寓的预留通道,特地为这位异星来客设计——在他所站之处背面,一面掌纹识别玻璃,记录了他的这氪星友人珍贵的全部掌纹信息,并且只面向他一人开放这特殊权限。

韦恩没有回头,而超人无声从背后接近他的爱人,光明之子从背后拥住了高处这孤独之人。蝙蝠侠叹息般的呼出一口雾气,烟草充分燃烧后干燥而苦涩的气息笼住他们的或已不再年轻的面庞——极静的高塔,极少的夜晚,平静如此的哥谭,和吸烟的布鲁斯·韦恩。

克拉克吻上了他的嘴唇。在他还未吐完那口烟气之前。含着这焦香的气雾,和布鲁斯唇舌交缠。烟雾含混着唾液,在口腔指间交换,舌尖扫过唇齿,刮擦着口腔上壁,混乱的摩擦引起一波细小的颤栗,让他们头皮都感到酥麻。焦油和尼古丁不约而同,深入每一个肺泡,吸入,又呼出,直到韦恩指间那半截雪白的Davidoff燃烧着,“啪哒”,掉落下去,在冰冷的纯黑色的大理石地面上砸下一块灰色的烟迹。

“……去床上,克拉克。”

韦恩在接吻的间隙抽出空来,含混着吐出情人间的絮语。

交叠的身影踉跄着向室内渐远。

Davidoff细长的八角形的烟身,在灰烬与昏暗的晨光中艰难燃烧着。纤长的滤嘴失去了亲吻的嘴唇,缓缓冰冷,半截雪白的烟身躺在黑色大理石地面上,斑斑点点,遗落着深咖色的焦痕。


“……你的脚好凉,布鲁斯…”

“专心点,小男孩…”

窸窣、窸窣。

“……那半支烟怎么办?”

“……闭嘴。”

韦恩封上了他年轻的爱人那张多管闲事的嘴,接下来,他要用行动让这个多事的年轻人停止他那无时无刻不在胡思乱想的脑子了。

雨仍在下。

韦恩塔顶层的那四面玻璃幕墙,在渐亮的天幕中,黑了下去。


-END-


赫卡忒(Hecate):夜之女神,也是幽灵和魔法的女神;最早出现的神,世界的缔造者之一,创造了地狱。代表了世界的黑暗面。

Davidoff: 大卫杜夫香烟之所以成为一个誉满国际、卓尔典雅的著名品牌,全凭其创始人ZINO.DAVIDOFF追寻完美的信念。这种精神,过去、现在、从未改变,也会一直延展至未来。卓越之处,有目共睹。许多时候已经说明了一切。大卫杜夫烟盒的设计,灵感来自ZINO.DAVIDOFF对于贮存雪茄的心得。八角型的设计,可长久保留烟草的原味,令享受过程更加完美。其典雅外型,看起来,充满艺术感;拿起来,充满优越感,为了让原味持久不变,他们对包装方法有苛刻的要求。从一而终,原来也可以形容他们的烟味。烟草最大的夙敌是空气。他们采用锡纸封存盒内的香烟,在开封前充分保留原有烟味。大卫杜夫滤嘴带来的馥郁享受,大卫杜夫的滤嘴是经过深思熟虑的构思。烟支内空气流动得愈是畅通,烟味愈能够畅顺输送。长长的滤嘴。带出完美的过滤程序,让馥郁的烟味,毫无保留地源源散发。


所以这次的家庭作业是:克拉克吸的,到底是一手烟还是二手烟?



评论(10)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