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平安夜小礼物

分级:全年龄

声明:他们属于DC爸爸,当然不属于我了。

前篇是 和对方很像的宠物 ,不太会放超链接,感兴趣的朋友就劳驾自己翻我以前的记录了。

圣诞快乐大家!圣诞快乐 @RedCapes !


Summary: 圣诞节前夕,超人和蝙蝠侠为之前一次行动吵了架。圣诞节早上,他在挂在床头的红袜子里发现一个……出人意料的小礼物。


这是他们第几次吵架了?为了命令、战损还是外星人什么的?

克拉克已经记不清了。而且他自己还是个外星人呢。

商场橱窗上深红暗绿的配色和缠挂上金银丝线的的路灯让在深空忙活了近一周的超人先生反应过来,在他没注意的时候,新年的脚步已经悄悄到来了。

为了处理联盟的任务,他在报社请了一周的假——对,在这个年关将至的节骨眼上,在每个人都忙得要死的时候——并且联盟的那位铁面顾问非但丝毫没有对他的这种无私奉献的行为做出任何赞赏的表示,反而再次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小问题上再次展现出他那该死的难缠和固执。

是的,超人和蝙蝠侠又吵架了。为随便的什么事。

就在他还一个人在这里生闷气的时候,那位暗夜幽灵阁下大概早就已经离开大都会回到他哥谭的老巢了。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好吧,就算现在他已经不气了,但是往年这个时候,他可是和同事一起在酒吧狂欢,庆祝在佩里的压迫下又成功活过一年的——并且又一年过去了,可他还是单身。

Oh, so sad.

星球日报的落单记者克拉克·肯特,看着大都会中心广场上欢乐的人群和沸腾的烟花,难以避免地产生了不少类似孤独和失落的情绪——坏消息是,和蝙蝠侠有关的一切总是能够如此牵动着他的情绪,他们大概已经破坏了这个本该安静祥和的平安夜了;而好消息是,蝙蝠侠也不过圣诞。


孤独的小记者提着几罐啤酒拧开门锁,公寓里没开暖气,当然身为钢铁之躯的超人他也用不着暖气这种东西,啤酒也不能让他喝醉,刚好还省下一笔电费。

当然克拉克也还没有忘记遵循小时候玛莎定下来的规矩,睡前要在自己的床头挂上了一只毛茸茸的圣诞红袜子——袜子是红色的,而袜子腕部和脚跟的部分是绿色的,这是玛莎早早就为他准备好的,显然也只有圣诞节能够让人们宽容至此,放任这种鲜艳到有毒的配色冲击自己的眼睛了——虽然他几乎早早就知道了圣诞老人不过是爬下烟囱的乔纳森,证据是8岁那年他的父亲在计划一个据说炫酷而华丽的着陆时不慎扭到了腰。

圣诞快乐,单身汉。克拉克躺在床上对自己说。

哦,对,蝙蝠侠也是。

他又暗自补上一句,说不上是怀着某种期望还是不怀好意。


一种微弱的、间断的、有点熟悉的吱吱声吵醒了他。要知道超人可从来不会把自己的闹钟调成这种频率。那种声响近在咫尺,仿佛就在自己的头顶,还夹杂着织物摩擦发出的簌簌声。

克拉克只坚持了五秒就放弃了忽略掉那响声直接睡过去的想法——那噪音的制造物是如此的锲而不舍,他恐怕不去制止那东西将闹到天亮。超人起来了,出于作为人类生活多年的习惯,他还开了灯。

灯光亮起让那声响停了一瞬,接着马上更剧烈地挣扎起来。而现在只有半夜两点半。

很好,不管那是什么,它将面临一个半夜被吵醒的生气的超人了。

氪星人发誓,等他的超级听力找到那声音的来源的时候,不管那是什么,他都将教给对方好好做人。

但是在克拉克用超级听力去找之前,冲入眼帘的就是那只扭动着的、红绿配色毛线袜了,鉴于超人的脚实在不小,袜子只有脚尖的部分鼓胀着,还时不时惨不忍睹地冒出一个或几个突起,看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挣扎,说不定还是个活物——不过又有谁能瞒住超人的眼睛与耳朵把它装进袜子里呢?这也许是谁恶作剧的魔法也说不定,总之克拉克是没见过有哪只袜子能够自己这么扭的——而且还在发出吱吱的叫声。

小记者伸出手去,就要把袜子从床头解下来,但是在碰到那团鼓动挣扎的红色之前,超人的手突然迟疑了——这也许是某种魔法不是吗?也许就像蝙蝠侠说的那样——“敌人不费吹灰之力、特地为你这个没有半点戒心的愚蠢的大个子布下陷阱”。

好吧,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会吵架了,为除了战损、命令和外星人以外的东西。

没错,魔法。

这是超人到目前为止鲜少接触的一个领域,而上次的经历——一个中了魔法的氪星人,无视了联盟顾问的作战命令,盲目攻击那个愚蠢又冒险的魔法师,造成了小记者一辈子也赔不起的战损——这段集齐了所有他们吵架要素的经历,充分证明了氪星人魔防为负的事实,也成了今天蝙蝠侠和他吵架的原因。

不得不承认也许蝙蝠侠说的是对的。

是的,所以现在他必须得小心应对了。

超人按下通讯器的按钮,开了一个和蝙蝠侠的单向频道。好吧虽然现在是凌晨两点半,但克拉克敢肯定,按照他那位有工作狂倾向的友人平时的作息,现在还远不到他“下班”的时刻。

“超人呼叫蝙蝠侠,疑似发现魔法反应,超人呼叫蝙蝠侠……”

卡尔这次记得试着呼叫蝙蝠侠了,但是耳机里除了一片电流刺啦出的沙沙声,什么也没有。超人等了一会,关掉通讯耸耸肩,像是在向某位自以为全知全能的先生证明——看吧,呼叫蝙蝠侠这个时候其实并没什么用处,他还是得靠他自己。

卡尔伸出了手,挣扎的毛袜子安静下来,挂在床头一动不动了,除了袜子尖的那个鼓包,还能察觉到呼吸一般微小的起伏和颤抖。克拉克拿两个指头拎住袜子边缘,把它连同里面的未知生物小心地从床头摘了下来,缓缓翻开袜子口,就好像正在进行一台精密的外科手术——他还避开了自己的脸,防止像上次被什么类似小丑的酸液的东西喷到。

“哦老天……”

克拉克的动作顿住了,他惊奇地把翻成一坨的、长绒毛的红配绿的、中间还裹着一团黑色小动物袜子捧在手心里——是的,作为超人他都不得不加倍注意,以防自己不小心把那一团搅在一起的三色绒球掉下去——那纯黑色的小动物耳朵和翅膀耷拉着一声不吭,紧闭着双眼一动不动,不知道是被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到了,还是受到了惊吓本能地在装死。

“拉奥啊,可怜的小东西,一定闷坏了吧……”钢铁小记者轻柔地把毛团捧到眼前,端详起那一个被困在长绒的毛袜子里的只属于暗夜的小生灵,一边阖上氪星人的第二道眼睑,用X视线检查它有没有受伤。

“……不过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跑到袜子里的吗?”他忍着笑意碰了碰小蝙蝠脑袋上的绒毛。蝙蝠偏过头咬了他的手指,而且很可能是,不是第一次了。

“嘿!”克拉克叫了一声,把手指头抽回来。“我敢打赌我教过你不要咬我了吧?小心你的牙。”

“你就是上次那个小家伙对不对?”他接着问这个小动物,顺便小心地帮它把被袜子裹住的翅膀从那一堆绒毛中解脱出来。他敢打赌这就是上一次在夏天的那个雨夜见到的那只,这种特定频率的吱吱声,还有小得罕见的体型,大都会绝不可能有第二只一模一样的了。最重要的是,他这次真的在袜子里见到这个小家伙了,幸好不是内裤或他穿过的。

而且现在克拉克保证他一点也不想要教手心里这个小动物好好做人了。它甚至连人类也不是,不是吗?

小蝙蝠从袜子里出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扑到他的脸上狠狠拿翅膀扇了他一会儿。薄薄的翼膜挠得克拉克鼻尖痒痒,于是克拉克赶在超人打出一个可能带着冰冻呼吸的喷嚏之前,把小蝙蝠从自己脸上扒拉下来了——完全是为了避免这个小东西被他的喷嚏不慎提前永久封存。

小蝙蝠愤怒地啃咬他的手指。

“你不会是有主人的吧?”克拉克这么问它,说着关了灯,让这暗夜的精灵免于暴露在这令它不安的光线之下,这显然对它来说太过了。“不过你可能得在我这里凑合一晚上了,外面现在在下雪。”他后知后觉地感觉到空气有点冷,于是蜷起手指把蝙蝠拢在手心里。

蝙蝠扑腾起来,它实在是太小了,温热的身躯在记者的指缝间乱撞,发出焦急而细微的鸣叫,除了同伴们,大概只有超越人类听觉范围的超人才能够听到了。

“嘘,安心,”克拉克放松了指尖的缝隙,温柔地说:“不会再让你回袜子里了,我没打算那么干,”他拉开窗帘,看了眼外面静谧的雪地,嘀咕道:“显然窗帘也不是什么好地方。”

于是再一次的,超人打开衣柜,拉出那条玛莎给他织的旧毛毯,在上边做出一个舒服的空间,然后,把蝙蝠挂上去。

“圣诞快乐,Bat,”超级视线畅通无阻地看着那个把自己藏匿在黑暗和绒毛中的生灵,他有点愉快地说,“如果说这个圣诞收到了什么令人开心的小礼物的话,我想就是你了。”

“还有,”他在再次入梦前,向他远在哥谭良夜的朋友致敬说,“圣诞快乐蝙蝠侠。”


雪悄悄下。

朋友们,晚安。


-End-


这是考试周来临以前写出来的,一直存在草稿里,等待着自动发布的时机,祝大家圣诞快乐!

至于作者本人嘛,如果考完试不小心还活着的话,它会出现的。

晚安!


评论(4)

热度(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