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三次他们失败了,一次他们成功了(上)

分级:PG-13

警告:有亲吻描写

声明:他们属于DC爸爸,当然不属于我了。

以及 @RedCapes 


Summary: 跨年夜约会一波三折,连番遭遇不可描述事件,老夫老妻表示:这世界还能不能好了?!


第一节 空港之夜?


对于蝙蝠侠来说,这大概只是一个惯常的夜晚——惯常的漆黑的宇宙,惯常的地外任务,惯常的晚归以及疲惫,惯常的从高空俯视地面上流过的灯河。

哦,如果说有什么不是惯常事务的话,那么很好,今夜他身边还有一个同他一起受此折磨的搭档。

但是对于超人来说,这可不是一个惯常的夜晚。对,跨年夜。虽然在过去的人生里,他早已经度过过三十多个这样的夜晚,但是这并不代表着,这样的良夜就应该这么简单的被在任务中一带而过——他和他的爱人本来准备要约会的,就在今晚。

他悄悄看了蝙蝠侠一眼,对方仍旧面无表情,唯一露在面罩外面的下颌绷紧着,就像他往常那样。飞船仪表幽幽的蓝光映在那一小片皮肤上,还有他抿紧的削薄的嘴唇。唇弓处微微鼓出一点棱角,仿佛爱神弓箭的形状,在他神经中奔流而过。

“超人。”

他的搭档叫他,在这样的距离听起来有点微妙——他的声音通过驾驶舱的空气介质和通讯器里经过电子变声的线路同时传过来,带点不满的沙哑和无机质的电子音同时在耳边回响,啊,熟悉又专制,但又粗糙地折磨着他满是布鲁斯嘴唇的神经。

好吧。他想。看样子蝙蝠侠还不打算给他放假。

要知道他今天从报社请假出来可不是为了这个。当他难得的,也许有点难为情地向主编提出今晚要请个假的时候,佩里的咆哮声可是穿过了整个大厅——“你最好有什么正当的事由肯特!否则我就把你的头塞到你的屁股里去!”

整个大厅为这怒火震颤了一下——表现是他们安静了一秒,然后就在那静得可以听见针掉在地上的一秒里,克拉克紧张、大声而快速地说出了自己请假的“正当”理由——“我今晚有个约会老编!”

整个星球日报社轰地一声炸了。大概除了那些已经飞往伦敦日本世界各地报道跨年的倒霉同事,每个人都对这场爆炸有所贡献。克拉克扶了下有点歪掉的眼镜,深深觉得大概如果不是强化玻璃挡着,这一层数十吨计的纸质资料早已经被这气浪冲出窗外从高空为人们撒下新年祝福了吧。不过内容恐怕不太美妙,星球日报的老家底了,都是些过去一年到几十年内的资料和剪报。

“……哦。”

佩里僵硬着脸有点冷漠地哦了一声,连“不要叫我老编”都忘了说,然后就被淹没在将要划破屋顶的口哨声里。如果不是因为超级听力,很难说作为离佩里最近的人克拉克能不能捕捉到着恐怕千载难逢的、让他这位顶头上司难得憋屈的画面——为什么超人就不能直接拿眼睛来拍照呢?他敢保证老编这张一脸懵逼还非要故作镇定的照片绝对能进本年度的星球日报年度十佳!

当然在口哨声把楼板戳穿之前,也在超人真的憋笑憋到要在胸中酝酿出一个能够冰冻大西洋的冷冻呼吸之前,克拉克·肯特还是只能保持一个小记者应有恭敬的素养,继续等老大回过神来好给他答复。

他会同意的。

当然他同意了。要不然超人现在也不会在这了。

解决了那位顶头上司不算什么,重要的问题是,现在面前的这位。

克拉克微妙地看了蝙蝠侠一眼,长长的一眼。他的目光顺着蝙蝠侠下颌棱角分明的线条一路逡巡,随着肌理平滑的线条一路延伸到脖颈,突出的经脉正有力地跳动。他的视线在他制服和皮肤交汇的地方反复逡巡、抚触,哦,还有他鼓出的、性感的喉结。

他的喉结滚动了一下。

克拉克笑了。他知道布鲁斯能感觉到自己正在注视着他,蝙蝠侠接受过的精密的训练让他能够轻易感受到别人的视线,像这样露骨的凝视,超人视线碰触简直有如实质。而克拉克敢肯定,布鲁斯此刻简直都快疯掉了——他的心跳速率增加了不止一倍,血压也上升了大概有20毫米汞柱——蝙蝠装的涂料精良,在弱光下没有一点点反射,坐在幽蓝的光线里,全身陷在阴影里骑士几乎是有些艰难的吞咽了一下,沙哑的开口:“现在不行,克拉克。”

他还在驾驶。这当然不行。

但是天知道他们有多久没有碰过对方了。

至少要回到空港吧。布鲁斯舔舔嘴唇这么劝慰自己。

他用视线虚瞄了一眼窗外幽暗的深空,想要转移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却没想到驾驶舱270°的弧形玻璃正对上地球上黑夜的一面,在无穷的寂静和星点之光中,有一条明晰而蜿蜒的光带匍匐在星球表面。他的眼睛亮了一下,然后肯定地说:“扣好安全带,克拉克,我们就去那里。”

蝙蝠侠果断按下了太空梭的喷射按钮。

而根本还没反应过来要坐下扣安全带的超人,啪唧,就被贴在了墙上。


第二节 地铁play?


“嘿,B,你慢一点!”

布鲁斯在涌动的人潮中游鱼般灵活地钻来钻去,拥挤的人群仿佛碰不到他一般,从他前进的两边分开又合拢,几乎把克拉克远远堵在身后。眼看着那个穿了深蓝色飞行夹克的背影就要夹杂在人群里消失在地铁站的地上入口,克拉克不得不大声喊他,然后尽己所能快的追上去。

周围并没有人对这个典型西方面孔的小伙子侧目而视,除非他喊的是“Help”——毕竟这可是五道口,号称宇宙中心,没有哪个长着东方面孔的人会对显而易见的外国人表示惊讶——说不定他自己也不是中国人呢。

克拉克耸耸肩,向着那个深蓝色的背影追过去,他当然不会跟丢,但是很好,假使有人关注《时代周刊》的新年头版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个出现在杂志封面上的、足够上《花花公子》封面的男人——没错,既不是卢瑟也不是特朗普,和美国总统没有半毛钱关系——布鲁斯·韦恩,哥谭明面和幕后的大老板,这个账面总资产能够买下四分之一个美国的男人,在找地方停了他的太空飞行器以后,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竟然决定要在这异乡的城市里逛逛,并且,以挤地铁的方式来迎接他们将要到来的、或者说正在进行的跨年约会。

好吧,说不定伟大的蝙蝠侠还在为他自己刚才在飞行器上那薄弱的控制力感到害羞并且决定以这种方式表达自己的恼火呢。反正新年的5号也还没有到,这里的人们恐怕是没有机会认出这个会出现在新刊封面上的人了。

不过刚好。克拉克笑笑。他是我一个人的了。

踏着地铁门关上的滴滴声,他们大笑着一起冲进地铁。车门阖上,人群拥挤,顺带着门外带着红袖箍协助秩序的志愿者大妈也一起消失在视线里。

对,社会主义社会。

不过看起来似乎也没有传的那么可怕。

列车开始缓缓加速——可真够挤的,人和人都挨在一块——克拉克紧紧贴住了布鲁斯,布鲁斯贴上了车门边上的扶手。人群顺着惯性向克拉克身上挤压,而克拉克贴得离布鲁斯更近了些。他完全可以为自己这位不怎么喜欢身体接触的搭档隔出一块地方来,这不是什么难事。不过超人先生似乎并不打算这么轻易就动用自己的超级力量,好吧,他们又不是第一天恋爱的毛头小子了,这只是给了他一个名正言顺的理由让他能更贴近蝙蝠侠而已——他们靠近到了一个陌生人会感到尴尬和难堪的地步,温热的吐息带着克制,轻轻打在对方脸上、鬓角边上,而且更要命的是——超人不惧寒冷,因此他的敞着的外套底下只穿了一件半袖衬衫,而蝙蝠侠,匆匆从联盟的地外飞行器上下来,家财万贯的韦恩先生只来得及在他那件夹克底下加一件薄薄的灰色卫衣。

在温度在零度附近的室外待着当然够冷的,他们紧贴在一起的胸腹首先感觉到了对方身上的温度。氪星人偏高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衣料传过来,韦恩几乎是被烫到一样的缩了一下,缓缓呼吸着适应这外星人非人的体温。而克拉克也感觉到对方冰凉的皮肤表层——他的男朋友结实的胸腹肌肉紧绷着,和他只隔了薄薄两层衣料,在挤压和摩擦下迅速暖和起来——就像均匀沾染了糖汁的烤鸭,在炉火的舔舐下迅速变成诱人的焦糖色。

克拉克不由咽了下口水。

韦恩对他挑眉,用眼神问他——饿了?

如果不是因为地铁已经挤到超人也抬不起手的话,克拉克此时绝对已经捂上了自己的脸(又或者他现在只想捂住自己的胯下,要不然就把手伸到对方拉链里去)。

这是在报复,这绝对是在报复他刚才飞行器上的那一出。

超人不甘示弱的把头凑到他耳边,极近,高温的吐息有一搭没一搭地打在那片柔软而敏感的皮肤上,温和的气息就好像舔舐着那暗夜生物般警觉而灵敏的耳廓。

克拉克的热度和他毛茸茸的发丝蹭在脸颊边上不肯离去,当然,韦恩完全不会承认自己也乐在其中。而且从这个角度,蝙蝠侠完全可以注意到车厢粘稠的空气里,周围已经有部分人偷偷拿余光瞟过来了,并且接触到他的视线,对方干脆光明正大地和他对视,居然还意味深长地冲他一笑。至于那剩下的一部分,没错,大都成双成对的粘在一起,对,就像他和克拉克这样,人家可不上顾不上看他们。

这可一点也不蝙蝠侠。韦恩有点不爽地想。说好的中国具有侦查和反间谍水准的朝阳群众呢,他本来还想见识一下这些隐藏在人群里的中国同行呢。

不得不承认即使是蝙蝠侠的情报工作都有疏漏的地方,这个点钟,朝阳群众的情报网的主力——奉行养生之道的朝阳大妈们大多已经睡了,你以为你能指望在跨年夜里,晚上十多点钟的北京地铁里碰到除了加班狗夜店党进城族以外的其他生物吗?

好吧还有超人和蝙蝠侠。

布鲁斯突然猛地屏住了呼吸——耳垂被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接着就被克拉克柔软的嘴唇含住,轻轻吮咬。氪星人的口腔有位高温,他感觉自己的一边耳朵烧了起来,大概是快熟了。

这该死的外星人。韦恩暗骂道。他是属狗的吗。

“看样子你今晚很得意啊,B……”

他故意把那个B拖得很长,低到几不可闻的声音在蝙蝠侠敏感的耳道里盘旋,带点沙哑的摩擦感,让他感到下腹一阵紧绷。

蝙蝠侠哼了一声,面无表情地拽住他男朋友的手腕。

虽然他不介意他男朋友这么做,但是这并不表示布鲁斯韦恩——如果愿意可以直接挥手买下一座酒店的男人——愿意就这么在异国的地铁里被一群陌生的好事者围观。

尤其当他们还露出了“我懂的”那种心领神会的笑容的时候。


哼。

鉴于群众的眼睛过于雪亮,蝙蝠侠表示。

差评。我要下车。


第三节 随便找个地方?


布鲁斯把克拉克压在小巷子里的墙上接吻,昏暗的路灯光在他们两个脚边不远处划出光与暗的边界线。小记者的眼镜歪斜着,随着他们的每一次靠近或起伏都随时有掉落到脚下的危险,冬天的夜里,两人急促的喘息在那副廉价的平光黑框眼镜上蒙上薄薄一层白雾。

他们相互啃着对方,吮吸并搅拌着舌头,用力推挤着,揉搓对方胸口的肌肉,简直就要在这么个地方把对方操进墙里或者地里去,而身为人类的那一方,即使是蝙蝠侠,在抱怨这个小巷子有股经年的油烟味之余,也实在是想不起来到底是谁先操蛋的提议要不要随便找个地方先暂时解决一下。

韦恩先生的意识在这个亲吻里黏黏糊糊说不清楚,但是蝙蝠侠精密的大脑显然并不允许让他如愿糊弄过去。

……啊,见鬼,是他自己。

当克拉克望着那一条看起来漆黑的年久失修、路灯昏暗、看起来犯罪丛生的小巷心生迟疑的时候,正是伟大的蝙蝠侠,哥谭的暗夜,所有小巷犯罪的克星用这样充分却又简单粗暴的理由说服了他——“这个国家禁枪,你忘了吗克拉克?”

是啊,禁枪。

禁枪,意味着这里的居民可以安全地走在街头,不用担心突如其来的子弹把他们爆头,哪怕只是无聊的小混混为了找点乐子无事生非;禁枪,意味着这里的小巷子,即使黑暗,但最多只能发生一些捞地沟油之类的非法勾当,而不会有人因为被抢劫钱包而被人掏枪毙命;禁枪,就意味着孩子可以出来玩耍,老人可以出门买菜,不用穿着防弹衣拎着洋葱在街上躲闪子弹。

克拉克太清楚这些了。

他们在一起时间不短,超人也和蝙蝠侠一起见证着哥谭,这座犯罪之都,在蝙蝠侠的阴影与影响下,也不知道是变得更好还是向更坏的深渊滑去。布鲁斯总是对蝙蝠侠没信心,但克拉克宁愿相信,哥谭在蝙蝠恶魔的庇护下,一天天走出她过去的样子,让没有希望的人重拾希望,让怀抱希望的人继续这样坚信着生活下去。

他看着那人被欲望烧红的眼角和唇角微微勾起的一点笑意,只想拥他入怀,亲吻面前人的面颊。他曾做过战地记者,知道突如其来的失去和随时会失去的风险会给人的心智带来怎样的这么和转变,也许是这样的黑暗让他感到安全与庇护,亦或者是绝望与愤怒,他总觉得那一抹笑意之下,还掩盖着什么更深层的东西。

那一瞬间,克拉克不禁有点怀疑面前的布鲁斯,到底是真的肉体的欲望使他放纵,才让已达人类极限的强大战士,突然决定要在这全然陌生的国度、丝毫没有防护的黑暗里来和世界上最强大的人打上一炮,还是有什么经年累月的东西触动或烧毁了他的理智,让他故意选择在这个遥远的东方古国中的一条名不见经传的小巷子前,挖出埋藏心中已久的伤疤。

但是很快,他便不再这么怀疑了。他来不及寻找答案了。

这也许是他下意识的选择,谁知道呢。

但是现在谁他妈在乎呢。

“…啊,操……”

韦恩低吟出一声沙哑的叹息,那个用不着呼吸的外星人再次反客为主,把他翻到靠墙的那一边去,舌头在他们被搅拌的高热的、黏糊糊的口腔里乱窜,简直要伸进自己喉咙里去了。

他他妈绝对是想把我糊进墙里,韦恩在被按在被熏得油腻腻的墙上时模模糊糊地想着。以及他确实能清晰地感受到,超人的手紧紧攥着他的屁股,手指简直要他妈的陷进自己屁股里了!字面意义上的!

蝙蝠侠胡乱摸索着去解他男朋友的皮带,冻得有些冰凉的指尖不是很灵活,解了几次都没有成功,他烦躁地骂了一声,把手直接从克拉克的上衣下摆塞进去,打算直接在他身上捂热了再动手。

突然,蝙蝠侠浑身一僵——一道车灯由远及近,从他们身后呼啸而过,三轮电动车电瓶工作的滋滋声频率由低到高再到低,还带着锅碗瓢盆欢快的碰撞和调料罐子在颠簸下蹦达的声响。

一点都没有停留。

布鲁斯松了口气,指尖摩挲着克拉克后背结实的肌肉。

继续。

他们继续奋战在一起,布鲁斯也继续奋斗着,再次尝试去解开克拉克的皮带,这可是他今晚最后的武装。

然而,事情总不是这么简单。你会发现在这个国家人们似乎永远不按常理出牌。韦恩低低咒骂了一声Fuck,他见鬼的正在经历什么?!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

——就在他和他的男朋友在黑暗中摩擦对方,硬得要在裤子里射出来的时候,仿佛按下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开机键或者见鬼的打开了什么魔法世界的大门——他瞧见了小巷两端鱼贯而入的大量的三轮小吃车——不,根本称不上鱼贯而入,只是因为巷子道路太窄他们才无法一拥而入,司机(小贩)们开着80瓦的大灯,瞬间就把这条看起来“年久失修、路灯昏暗、犯罪丛生”的小巷子照得灯火通明,道路两旁紧闭仿佛废弃的卷帘门也几乎在同时拉开,稀稀拉拉的人群开始布置廉价的塑料板凳和瘸了条腿乱晃的桌子。支锅热油,生炉子点碳,辣爆鱿鱼、烧烤、煎饼果子、炸鸡排、麻辣鸭脖、烤冷面的香气混杂着挤占空气中的每一个分子,同时还有不少在西装革履或职业套装外加了大厚羽绒服拎着公文包的男男女女,从小巷两端空寂的街道上涌了进来——正是地铁上新下班的一波加班狗。

一队带着白色头盔的治安巡警正列队从巷子一端列队穿过,悄无声息,趁着这个人还不算太多的时间完成今晚的第一波巡逻。道路两边摆摊或吃东西的的人们大概都对他们视而不见,习以为常——否则早就会有人举着啤酒瓶子或随便什么小吃问他们要不要来一口了。

见鬼,谁能告诉我这种地方怎么都会有巡警。蝙蝠侠咒骂一声,而克拉克近乎呆滞地把韦恩顶在墙上。

韦恩表情冷峻地看着这一切,看着灯光、店铺、小吃车和巡警逐渐向他和克拉克所在的地方延伸,侵吞他们容身的这片黑暗。

一种想要打砸抢烧的冲动在他胸中酝酿。他深吸一口气,打算克制一下自己,可没想到这股无名之怒却被转化成一阵饥饿感从他身体里呼出。

对,他饿了。这很正常。

要知道他们两个从中午到现在可是什么都还没吃。

试问谁能在这样混杂着烤肉、啤酒、孜然炸鸡、红油火锅、怪味烤鱼、里脊夹馍、鸡蛋火腿炒饭……的空气中无动于衷呢?

他低头看了眼自己和他男朋友粘在一起相互磨蹭的下半身。在这社会主义国家让人气得想要吐血的跨年夜的酒瓶碰撞声和愈加逼近的小吃车灯光里,忽然摘掉了克拉克的眼镜。

小记者吓了一跳,几乎愣在原地,一头雾水满脸震惊地看着他,薄绒外套被掀起一半推到腰间,腰带的金属头也在一边耷拉着,仅剩下牛仔裤可怜的拉链还在勉力维持着超人正派的形象,使他不至于因有伤风化被当街逮捕。

韦恩觉得自己更饿了。

他凑上前去,额头顶住克拉克的,在极近的距离逼视他那双能映出宇宙星辰的眼眸,忍者轻缓而隐匿的呼吸悄悄碰触他因惊讶而微张的双唇,如同微风拂过最细的游丝,而克拉克却感觉得到。

旋即,那气息远离了。

韦恩舔了下嘴角,拍拍小记者呆滞的脸庞。

“走,克拉克,换地方。”


“还有,小心拉链。别绷开了,小男孩。”

黑暗骑士意有所指地瞄了一眼他的胯下。

说完,有着引以为豪控制力的蝙蝠侠帮他的男朋友架好了眼镜,灵巧地从超人和墙壁的缝隙中滑出,拍拍屁股先走了。


TBC


其他:这本来是个短篇,算是迟来的跨年篇,当时身陷考试周无暇动笔只能盯着课本开脑洞,最近才得空写出。至于灵感来源,大概是圣诞节北京扫黄,啊,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会激发作者的脑洞,感觉略奇怪,不过就是想看他们被查水表23333。

以及之所以分成(上)(下),是因为分级不同,车在下半部分。至于车在哪……在作者的法医学里。

遁走。


评论(7)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