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5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五)


“四位少爷们,看起来你们度过了一个…”当阿尔弗雷德站在厨房门口,挑起一边眉毛,看着地上、桌上、墙上、甚至天花板上都是一片白色的野兽派的画作的时候,是个人都能感受到来自灵魂的战栗“…不错的夜晚?”

没错,自从迪克那蠢材弄翻了装面粉的盆,把整整半盆面粉全部扣在地上之后,杰森站在面粉堆中做饭,迪克在在灶台跟前转悠的时候把面粉带得到处都是,中间他甚至还被达米安追杀了一次,导致现在厨房地上,包括那条通往大厅的走廊地上,都全是些奇形怪状白色的痕迹。

“呃,阿福,我们……嗨?”迪克干笑着,试着冲掌握生杀大权的管家先生解释什么,但他很快就发现这根本无从下口,于是尴尬地打了个招呼。而在冷眼旁观他犯蠢的时节,他的那三个调皮捣蛋的兄弟,突然间福至心灵,相互对视一眼,马上指着他们承受着莫大压力笑容都快挂不住了的大哥说:“都是格雷森!”

“他把面粉扣到地上!”提姆补刀。

“还围着灶台乱转!”杰森补刀。

“他还追着我跑!”达米安补刀。

迪克·一瞬间被卖干净·格雷森目瞪口呆地看着他的兄弟们以前所未有的默契颠倒黑白,把锅全部扣到自己头上——不过除了追着跑的那部分,多半也就是他做的了。

他张了张嘴,勉强像一个智障那样发出一个无意义的“啊”,然后就被他的弟弟们联手用眼神封杀了——憋说话,蹲好!

是的,当一切发生的时候,号称柔韧性绝佳的夜翼,正以一种崎岖的姿势,蹲在椅子上,一条腿还踩在桌子上,观察达米安训练他的仓鼠——他之所以蹲成这样,就是为了在脾气暴躁的现任罗宾突然拔刀时好及时逃跑的。

“迪克少爷,”管家先生彬彬有礼地对他点头致意,“我想桌子可能不是一个适合你施展绘画天分的场所,”他的目光逡巡过沾满面粉的地板、墙壁、天花板,迪克捂住了脸,老天啊,天知道那里是怎么弄上的,“鉴于您现在可能更倾向于行为艺术?”他意有所指地扫过夜翼扭曲的姿势。

达米安做着鬼脸向他的智障大哥致以最高的嘲讽。

而管家先生的视线下一个就来到了他的身边,“关于某些物品,”他拿视线点点那把现在还沾上了面粉的武士刀,和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仓鼠笼子,“我记得它们显然应该在它们该在的地方,而不是厨房里。”

达米安哼了一声,把刀拿起来抱在胸前,并昂起了他高傲的头颅。

“武器是我的生命,它与我同在。”

“哦,那么看样子您似乎是不介意重修您的礼仪课了。”

罗宾的眼神瞬间变得惊恐。事实上也就是那可恶的礼仪课让他学会了在适当的时候乖乖保持沉默的。

“还有您的仓鼠,”他瞄了一眼笼子里两只玩的不亦乐乎的仓鼠,或者说两只被达米安玩的不亦乐乎的仓鼠,同情的垂下了眼睛,“——而且我似乎提醒过您,不要把两只放在一个笼子里养,除非明早夜巡回来您想要看到它们某一只身上缺点什么或多点什么。”

“可是,”现任罗宾反驳说,“它们不是普通仓鼠,它们是蝙蝠仓鼠……我会训练它们的!”

“直到它们长出像蝙蝠一样的翅膀?”

达米安识趣的闭嘴了。

而这位安保总长的危险的目光又转向了杰森,看着他不说话。

这绝对要比被蝙蝠侠凝视还恐怖得多。红头罩僵硬着,不知道自己的什么错处要被挑出来怼,他在心里过滤着自己今天的出场,衣服,OK;裤子,OK;桶,啊不,头罩,在车上,相当OK;枪,很好也在车上——快想想除了格雷森那个蠢蛋你还有什么漏掉的地方——

“…欢迎回来,杰森少爷。”

红头罩动了下,躲避似的把目光移到了别处。

感觉自己没有什么错处的红罗宾问:“布鲁斯呢?”

管家先生走到冰箱跟前,拉开门,拿出地狱色的阿福综合蔬果汁,在任和前任的罗宾们都露出了惨不忍睹的表情。他拿了个杯子,顺便回答了他的问题。“在洞穴里。”

“先生们,我想你们都明白老爷召集这次聚会的意义吧?”

蝙蝠侠的四个助手沉默着点头。

尽管老头子没说,但是这明显是正确的选择,也是现下最好的选择了。

“那么迪克少爷,”管家先生擦着杯子建议道,“不介意的话你可以先到下面做一下准备了。”

“可、”迪克踌躇了一下,对于这个结果他倒是丝毫不意外,毕竟也没有比它更合适的人选了,而他毫不怀疑布鲁斯一开始叫他来就是为了这个。但关于蝙蝠侠的领地意识,一个alpha惯有的认识,还有他一贯不允许别人随意插手哥谭事务的行事风格……作为蝙蝠侠最早独立出去的罗宾,现在常驻布鲁德海文的义警夜翼深知这个,他还是犹豫了。

“…我没有获得布鲁斯的授权。”他最终说。

厨房里一时间陷入了沉默。这不是什么蝙蝠侠失踪或重伤昏迷的大事件,但也非同小可。前者他们可以顺理成章地越权处理哥谭事务,而后者,极容易侵犯到这位alpha极强的领地意识,半小时前厨房里那场充满火药味的争斗就能很好地说明一切。

“我可以代父亲去。”达米安突然说。

“别逗了,小子,你知道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杰森对此嗤之以鼻。

达米安·韦恩以他自认为最霸气的姿势抱刀站着,从下往上睥睨着他的三个兄长,“我是蝙蝠侠的罗宾,由我代替父亲夜巡当然不会侵犯到蝙蝠侠的领地,而且我注定要继承蝙蝠侠的披风。”

“所以呢?”红头罩居高临下地俯视着这位身高还不足五英尺的罗宾,他从来不服管教的没有血缘关系的小弟弟。“一个五英尺的蝙蝠侠?就算用上增高鞋垫?”

“陶德!”达米安低吼着拔出刀来。

“注意你的礼仪,达米安少爷。”阿福在旁边提醒。

“嘿,不要吵,我们或许可以这样,”他的终端振动了一下。提姆突然离开了他一直靠着的碗橱,他皱着眉头看着手腕上的蝙蝠终端,那表情可不太妙。

“出了什么事,小红鸟?”

“我是说我们需要合作,比如轮流,这些问题不大——而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刚才传感器显示,蝙蝠车的泊位已经空了。”

几人对视一眼,韦恩大宅的安保总长潘尼沃斯先生扫描掌纹打开了冰箱侧面的监控屏,屏幕上的指标一片空白。

提姆的手指在终端上戳弄,而那个指标监控的图标始终闪动着,显示着“连接中”的字样。

“该死,”他抬起头,一脸凝重。“他转移了追踪地址。”


差五分十点的时候,克拉克的电话响了。

“喂,你好,这里是克拉克·肯特。”

“用你最快的速度到洞穴来,外星人。”

“……达米安?”

不到下一秒,超人就出现在了韦恩庄园地下的洞穴里,手里还拿着克拉克·肯特没有挂断的电话。

“出什么事了?是B?”

这个超人看起来焦躁不安,他以一种自己也没注意到的频率飘在空中振动着,让他面前的几人不禁产生了一点眼花的错觉。现任罗宾翻了个白眼,抱胸站着,抬头瞪着漂浮在它他面前的外星人。

“你最好先把电话挂了,如果你不想被人通过无线信号追踪识破你的身份的话,外星人。”

“哦、哦。”

钢铁小记者如梦方醒,手忙脚乱地挂了电话。他很快就注意到,除了达米安,布鲁斯的其他几个儿子也在。

“人到齐了,介绍情况,”夜翼说,“今晚大概9:50,布鲁斯丢下罗宾独自出门夜巡了,他关了指标监测,并且转移了追踪器地址——”

“所以现在你们失去他的位置了?”克拉克急切地打断。

“闭嘴外星人,”杰森粗鲁地说,如果可以,他想现在就给这个外星人一顿氪石吃吃,鉴于上次出事时他只顾着拦着达米安,而没来得及亲自去找他算账。

“好了,J,”迪克挥着手给杰森了一个安抚的眼神,他把目光转向红罗宾,后者心领神会地调出了哥谭市的街道监控,画面上一个黑色的影子正飞驰而过。

“当然没有,不过我们现在得让他回来,”他对超人解释说,“叫你来只是为了确保布鲁斯’愿意’回来。”

而且他们极有可能需要一个超人才能把执意夜巡的蝙蝠侠绑回来。迪克耸耸肩。

“这次行动我负责指挥,提姆和我一起行动,他负责技术破解,尽快把指标监测系统上线,我们需要了解布鲁斯的状态。杰森带着达米安一起行动——”

“他妈的为什么是我?!”

“我可以单独行动格雷森!”

迪克做出一个下压的手势,示意他们停止争吵。

“出于配合需要,鉴于我和提姆都和你合作过,达米安,”他的目光在他的两个弟弟之间来回,“你需要尽快习惯杰森。”

“去他的吧那个头戴红桶的蠢货!”

而杰森嘴里更是冒出来一串足以在午夜付费节目上被消音的脏话。

“别那么激动,”夜翼看了下表,“我们的目标是把布鲁斯完好无损地带回来。老规矩,阿福会为我们提供通讯保障。注意包抄和战术,尽量避免正面冲突,以及,不要激怒他——情绪起伏太大对他现在可不太好。”

“那我呢?”还飘在空中的超人一脸懵逼。

“随时待命,有需要我们会叫你的,你听得到的,对吧?”迪克对他挤挤眼睛。

他吹声口哨,“现在,出发!”


-TBC-

评论(8)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