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6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这一节好艰难,啊我只想说,不小心把水喷在屏幕上的,欢迎来打我。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六)

在制服体温异常的警告声中,布鲁斯按掉了开关。

他沉默着坐在车里,没有开灯,仪表盘幽蓝的光线在面甲上打出一层毛边,让他的脸也像一个暗夜的幽灵那样,看不太真切。蝙蝠车就停在这城市里一条不起眼的小巷子里。这不是最不起眼的一条,与它一样平凡而静默的,还有无数隐在黑暗中的好人或罪犯。

车子此时没在移动,动态监视器上一片寂静,雷达也没有任何异常反应。而蝙蝠侠坐在车里,他现在很平静,却有点搞不清自己独自出来的意义。

他本该待在庄园休息的,在暖和的书房里,或是至多在洞穴里做一些辅助的情报整理、系统升级什么的,而不是出来,又毫无意义的坐在车里没有一点点行动。

也许并不像他向管家反复强调的那样,哥谭需要他。而答案正相反……他需要哥谭。

他需要这城池,需要这古老的夜色与翼手目的披风来补全他空缺的灵魂,填平他内心的空洞;他需要这沉默,需要这黑暗中的隐匿和潜行,来暂息他心中烧起的地狱的业火,让他短暂为人;他需要这场出奔,来证明蝙蝠侠还未被他的城市抛弃,他还可以战斗,尽管可能以任何为代价。

承认吧,他在心底罪责无数遍言辞冠冕堂皇的自己,不是哥谭需要蝙蝠侠。是蝙蝠侠需要哥谭。

而哥谭宽恕了他。

保持静默是防止被他的万能管家和四个孩子找到的最好方法,当然,如果游戏规则里没有出现一个不该出现的外星人的话。但是不管怎么样,现在,他有活干了。

蝙蝠侠看着全地形雷达上哥谭东区急促闪动着的红点,有超级罪犯正在实施犯罪。他迅速发动了引擎,定位在B13,一条靠近工厂改建酒吧后门的小巷子里,三不管地带,毗邻双面人和企鹅人的地盘,最多只发生点小偷小摸,说句不好听的,连人命都没有出过。总之那可不像是一个有脑子的超级罪犯会选择的犯罪地点。

蝙蝠车呼啸在午夜时分寂静的街道上,在五分钟内到达了东区,而雷达上的那个小点,还在顽强地闪烁着红光。蝙蝠侠在B13隔壁的巷子里泊下车,射出抓钩,轻而易举地攀上老厂房杂草丛生的砖墙,在腐朽的钢板顶棚上悄无声息地前行,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很快,他便伏在事发地点这一侧的屋顶上向下观察情况了。

蝙蝠侠打开了头盔上的红外装置扫描了一圈自己的周围,首先确定了这不是一个围捕都市传说的陷阱,之后调整了夜视镜的倍数,看向黑暗中的传感器标记出的事发地点。

现场的情况看起来有点迷,有可能是一场黑吃黑。双方到现在为止仍然僵持着,一方是打劫那些从酒吧里出来的醉得能把裤子穿到自己头上的醉鬼的小混混,另一方是一个巨大的黑影,看起来……是泥脸?

事实上蝙蝠侠是不会承认单凭嗅觉,他在一条街外就能分辨出这个浑身都滴答着恶心的黏糊糊的泥浆的超级罪犯的——他的味道闻起来总是带着一股奇怪的恶臭,典型的哥谭下水道风格——也许在他不住阿克汉姆的时候住在下水道里确实能给他省下点房租什么的。

蝙蝠侠吸了口气,努力在一片下水道漂浮物的气味中压住自己的起义造反的胃,并且试图留心辨别了一下自己摄入的到底是哪种信息素。但是该死的他鼻腔中用于分辨信息素的那部分就好像罢了工,根本分不清这股直冲天灵盖的臭气是属于三个性种中的任意哪种。也许泥脸根本没有性征吧?反正他是没见过有哪个性种的信息素能够臭成这个样子的。

把抓钩挂在栏杆上,蝙蝠侠悄无声息地倒挂下去,把一个微型监听器黏在两伙人旁边的路灯的灯柱上,然后就隐蔽在垃圾桶后面监听他们的对话。

“……都他妈给你说不交钱包就滚,你以为我们怕你吗,怪物?!”小混混的头目压低声音威胁道。在这条酒吧后巷他从不大声嚷嚷,这也是他比其他蠢货都干得久的原因。

“……嗝。”泥脸反应了一阵子,那声音听起来像是打了个嗝,并且还带着一串恶心的冒泡声,布鲁斯发誓光凭想象力他就能吐在垃圾桶里,只是碍于面子和情况他不能那么做。

“你们的老大是谁?”泥脸用一种醉醺醺的沉闷的语调问,“双面?企鹅?还是别的什么……嗝。”他又打了一个嗝。

“老大,他是不是听不懂我们说话啊?”一个小混混充满怀疑地请示他的头头。接着,就听见第一个声音愤怒地咒骂道:“管他见鬼——谁他妈知道这一坨烂泥会把钱包塞在哪里——该死的堵在这儿不走还他妈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我说,你们得小心点,”那一坨烂泥东倒西歪,“我和他们都有过节。但现在我他妈逃出来了,从他妈的马桶下水管里,那两个蠢货可还在疯人院里关着呢……嗝。”

随着又一串带着气泡的嗝打出,混混头子终于忍无可忍了,他凑近泥脸,冲他比划着手里的尖刀,又嫌弃地生怕刀尖沾到屎一样,终于歇斯底里地吼起来:“你他妈到底要怎样才肯从这里离开?!啊?!妈的这外头臭的像个爆炸的厕所,还他妈让不让老子开张了!”

同样忍受不了那没完没了的嗝的还有蝙蝠侠——也许不只是阿克汉姆的马桶和哥谭的下水道对泥脸的声名远播的体味有所贡献,说不定还有他今天在酒吧里喝的或嗑的什么乱七八糟的让智商降低的东西——总之蝙蝠侠一秒也不能再镇压自己藏着一座即将喷发火山的胃了。他在半秒钟内生成了一个计划——出去露个脸,吓走小混混,再以一种能解决这灾难一般气味的方法解决掉泥脸,然后,说不定是找一个地方去吐一吐。

鬼魅的暗影浮尘般从小巷的上空飘过,蝙蝠侠故意放慢了速度,好让披风的阴影挡住那一点点昏暗闪烁的灯光,流泻在那些没什么志气的小流氓脸上,而后一闪而过。

“谁!什么人!”

没有人回答他,有人凄厉的大叫——黑暗中出现了两个白色的眼睛,没有瞳孔,目光却如同实质一般盯着他们,仿佛在考量要把面前的人类敲骨吸髓还是红烧煲汤的终极问题。接着那两个眼睛又忽然不见了,在所有人拿刀对准了他们自以为危险的方向后——从他们的后面,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粘稠的流淌,滴答,滴答,不大阴风袭向他们的勃颈,就好像有人在他们耳边极近的地方呼气,而当他们再次回头,当然——什么也没有。

“啊——!!!!”

尖锐的惨叫声划破夜空,因为一个怪兽,正临空俯瞰着他们,青面獠牙,庞大如山,展开的翼膜遮蔽了小巷狭窄的天空。他的爪子上拎着一个他们吓到翻白眼的可怜同伙,淅沥沥的尿从那家伙裤裆漏下来,滴到他们的脸上——

“滚!”

那家伙用恶狠狠的、人类勉强能听懂的声音说,这帮终日在此靠打劫为生无所事事的蛀虫,不管听懂没听懂,都噼里啪啦跪倒了一地,有几个甚至对把这个地方变得更像厕所做出了杰出的贡献,以至于蝙蝠侠不得不郁闷的先到楼顶上待了一会儿,好留出必要的时间给这群吓得连肾都抽筋了了乌合之众相互搀扶着撤退。

但是,他似乎等不及执行步骤二收拾泥脸了——一股更强烈、更无法忍受的、多层次的、复杂的味道彻底掀翻了蝙蝠侠的忍耐,他几乎无法控制自己的扑到了栏杆边上,胃里的内容物不管那是什么反正都已经涌到了嘴边,鼻腔里灭顶的酸臭和喉头的一阵紧缩彻底打败了他,布鲁斯扶着栏杆呕了出来,一种强大的推力在他的身体里翻涌,夹杂着疼痛和势不可挡的决心,仿佛要把胃也绞成碎片一起冲破狂澜。

难以想象哥谭的反派第一次如此轻易就打败了他们的敌人,用化学攻击让蝙蝠侠吐得抬不起头,而始作俑者,完成此创举的反派泥脸,却因为醉的太厉害已经彻底像一滩泥一样,字面意义上瘫在地上。他腐蚀性的体液流经垃圾桶,创造出一股全新的连小丑都要灵魂为之战栗的气味,而这股气味,大概在未来的几天,都无法从这条小巷子上空和蝙蝠侠的记忆里抹去了。

当吐到筋疲力尽的蝙蝠侠几乎把自己是挂在栏杆上的时候,他终于听见了一个熟悉而又活泼的声音——“嘿!我们找到他了!”

接着是助凝剂发射枪的声音,以及,一条有力的臂膀扶住了他下坠的身体。一个声音焦虑而又犹豫,在他耳边轻声问。

“呃,嗨,B,你还好吗?”

一块淳朴的、还带着麦田气息的手绢。

谢天谢地,他被找到了。

-TBC-

 啊,说实话这里卡住了,好几种方式可以选取,最终还是选择写成了搞笑的。泥脸大概是被我黑的最惨的反派了吧,我保证官方设定里,他真的没有那么臭。

一切都是我的锅。

评论(9)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