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藏空】无定

分级:G

声明:电影衍生,与演员\真人CP无关,不接受KY,谢谢。

警告:这是和尚×猴子,因为分级G当然也可以当无差看,不能接受请不要点进来,谢谢。


“我决定跟你共结连理,这指环代表我对你的爱。”

那人的笑还在眼前,难得的小女儿态,羞涩而又永远甩不脱的霸道。

她摘下腕上手镯,化成一枚指环,自作主张。

“无定飞环入肉生根的,永远也脱不下来。”

箍在无名指根的指环,连上了血肉,如何也拔不下来。

“我不爱你,我不要跟你共结连理。”

心难自抑,眼中决绝。

“我摘不掉这指环我就不要这手指头。”

他抄起石块,猛地砸下去——

“——!”

之前冻都冻不醒只有感冒的秃驴头一次睡到半夜醒了,耳边是嗡嗡的脑子是懵的,他举起自己的左手,借着月光看了好久,才终于确定了这是自己的手,手指头没断无名指也没戒指,而他不在那个山洞,只是躺在荒野的乱石堆里,怀里还抱着一个自发热取暖的猴子。

——等等猴子?!

秃驴在一瞬间简直百分之一万理解了比丘国国王在地牢里的那句“我要吓尿了”,差一点一个泥鳅打挺连滚带爬逃离那什么不可描述现场。直到他注意到,自己的右手,还压在猴子身子底下,穿过他的腋窝摸着他的胸。

摸着他的胸。

摸摸摸摸摸着他的胸——!!

和尚在彻底死机之前强行念了一遍心经冷静了一下,就着腿搭在猴身上手搂在猴腰上的姿势思考了一下人生——我我我每天起来搂的不都是那个没雕完的菩萨像吗?!猴猴猴怎么在我怀里!

他小心地把跨在猴身上的那个腿先拿下来,却想不出来办法把还压着的右手抽出来,只能战战兢兢地把自己放平躺展,尽量离那个千百年前就呼风唤雨的大妖怪远点。

但是架不住晚上风凉啊,满天的云吹走了,泻下满月银纱一样的亮光,和尚躺得太展,冻得打了两个喷嚏,终于还是没出息地又滚回猴旁边,抬腿,跨回他体温偏高的身上暖着。

感情之前那么多晚上没冻醒全是因为这个臭猴子啊。

想想心里还挺美。

刚才冻的有点透了,和尚一时半会还睡不着,百无聊赖拨拉猴子的头发玩。给他当暖炉的这位,本相是个猴子形状,金黄皮毛,猴高马大,想来也像传说里一样是个美猴。他化成人形,样子倒也标致,也没有像八戒悟净那样的奇葩审美,额上一抹红,凡人见了也只当化了淡妆,只是到底脱不了妖性。你看他眉眼桀骜样子,拽得二五八万,总像别人欠了他多少钱一样,一脸凶神恶煞,也难怪一路上不管女人女妖精都只看上自己。

这年头,都还是喜欢白生新鲜的。

猴子动了下,吓得和尚手里一紧,差点薅下来他一撮头发,赶紧闭上眼睛装睡。好在之后再没出什么动静,想是他也睡熟了,和尚这才松了口气,把手指从他打结的头发里往出抽。

手指碰到了一个凉凉的、硬硬的东西。

是那金箍。

月光底下还闪着盈盈的光。

和尚的手顿住了,他手指颤抖着,抚上了那箍。

“无定飞环入肉生根的,永远也脱不下来。”

记忆不知倒流了多少,总是那么清晰,翻来覆去也总是这句。本应陈旧的画面,在这月光下纤毫毕现。

它还是熟悉的金色,从遇见起就同他朝夕相对。只是在段小姐腕上时,它还没有丝毫的花纹,而现在眼前,在孙悟空头上,流转着淡淡的月光。

和尚一瞬间有想哭的冲动。他伸出手去撬那金箍,只想把它取下来细细端详,而倒腾半天,那箍却始终如同长在臭猴子头上一样,纹丝不动。秃驴最终放弃了,他盯着那箍,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猴子被捣鼓下来的几根头发,望洋兴叹。

和尚把左手也放了回去,他扒在猴子身上,撕也撕不下来。

他怜爱地抚触那金箍,仿佛触碰他死去的爱人,触碰他爱人留下来的唯一的、却不再属于他的东西。

“无定飞环入肉生根的,永远也脱不下来。”

不知怎的,这句话又在他脑子里回响。

而这一刻,和尚终于明了——无定飞环,无定,飞环。

段小姐将它赠与自己,而他将其作为金箍。

四大皆空,心无挂碍,只道西行路远,一路伏诛妖魔。

从戴到那臭猴子头上的那一刻起,无定飞环就易了主人,再也不属于他了。

除非主人想要摘下,想除下那金箍,除非砍了他的头。

砍头对那臭猴子可一点用没有。秃驴悲哀地想。

……去他的四大皆空心无挂碍…

一阵深沉的悔意和寒冷从他的心底泛起,秃驴叹息一声,唯有紧紧地搂住了怀里头唯一能搂紧的东西,用额头抵着金箍,以消解自己无边的思念。

而在夜风中,他怀里的那具躯体,绷紧,又绷紧。

却终究无声。


天,将明。

-完-

写的比较模糊,差不多是一个猴→和尚的故事。

猴没有想过要摘下那枚金箍,醒着的时候没有,即使睡着的时候也没有。而和尚只能望着那枚摘不下来的金箍,就像看着自己失去却回不来的爱人,后悔,悲痛得想要哭泣。

而讽刺的是,推开他所爱的人,正是他自己。

评论(1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