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藏空】珍爱生命,别让猴子下厨

分级:G

声明:西游伏妖篇电影衍生,不涉及真人和演员cp,KY勿扰,谢谢。

警告:本篇是和尚×猴子,因为分级是G也可以当做无差,不能接受的请不要点开。

其他:祝大家元宵节快乐!虽然有点晚了。


元宵节到了,人间年刚过,正处处张灯结彩,打算在结束前好好闹上一场。唐僧师徒四个照旧行走在荒野中,幕天席地。

和尚没有过的意思。他自小被师父养大,师父是个酒肉和尚,喝酒吃肉在行,诵经礼佛外行。这种游方的野和尚过年没地方去,十五也就象征性做做佛礼,更别提跟俗人一样团圆过节了。

猪早早记着日子。倒不是要过节,像他们这样的大妖怪,日子早就过得不计岁月了。他的前任婆娘和婆娘的奸夫动手那天正是一个满月夜,和尚和段小姐用计把他骗到猴子那破洞里收服也是满月夜。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猪看着天空又是悲凉又是躁动,顺手把脸上的粉又铺厚了几层。

猴当然也不过这个节,他活了几百上千年,也没过过几天人一样的日子,一半日子被关在那破洞子里不见天日,看个月亮都不行;另一半历尽血火,杀了不知多少妖和人,屠了不知多少天兵天将,身边没留下一个能陪他的,更别提过这人间的破节了。

老三嘛,那就是条鱼。你指望他什么?元宵节也是该熬粥熬粥的。


这天清早,和尚照例搂着他那雕到一半的菩萨像醒来,就着冷水洗完脸,念几遍罪过罪过,一抬头,就瞧见猴杵在他面前,一个手背着,在他身后嘶嘶冒着白气,一个手插在腰里,样子特嚣张,还偏偏要笑得一脸特真诚地盯着他,真诚得渗人,真诚得獠牙都呲出来了。

和尚吓了一跳,心说这臭猴子不会是今天突然醒悟终于决定要把自己就地杀人灭口了吧。他赶紧拿余光瞅了一眼猪和鱼,他俩要是不在躲远远的,那多半就是要逃命了。

猪和鱼还在。和尚松了口气。

鱼看起来像在还熬他那锅永远也不满意的粥,猪照旧在旁边拿着小镜子补妆。和尚放心了。他清了清嗓子,悄悄把自己要跑路的腿缩回来,一本正经地问:“悟空啊,你挡着为师上厕所,这是为了什么啊?”

猴表情扭曲了一瞬,险险绷住了,收了自己脸上那笑,站直了,又恢复了往常那副特不高兴谁都欠我钱的样子。

“你起了啊死秃驴。”

和尚撇撇嘴,是个人都看出来他起了的好吧。

好吧猴子不是人。还有他脑袋后面一直在冒烟。

和尚觉得真是无解了,一点也不明白这臭猴子到底要干什么。他还是一脸真诚地对猴子表达了一下自己的关切。

“悟空你这是怎么了?为师当然起了,你是昨晚从树上掉下来撞到头了吗?怎么智商下降了这么多?”

“你说谁会从树上掉下来啊你个扑街!”猴子看起来更暴躁了,要不是一个手里还拿着东西,估计是上来要扯他衣领。

他拿的什么啊?硫酸吗?是要为师毁容吗?要不要这么激动啊臭猴子。

和尚赶紧正色道:“大清早的不要这么暴躁嘛悟空,你不就想要为师问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嘛,那为师就问你咯,你手里拿的是什么啊?”

猴子脸色变了又变,眉头拧了又拧,终于光棍地一扭头,把背着的那个手伸到面前来。

他拿的是一个碗,烧红了的铁碗。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搞来的。里面亮晶晶的汁水里漂着几个通红的发光的丸子,怎么看怎么像煮化的铁水和烧红的铜丸。

猴子转过来动作太猛,碗里的东西泼出来一点,和尚条件反射往后跳了一步,那点汁水溅在寒冷的石头上,炸裂开来,在空气里头发出诡异的嘶嘶声,把石头融化了几个小坑,最终凝固成坑坑洼洼的丑样子。

和尚干笑着,装做自己什么都没看到的样子,干巴巴地问:“哈哈悟空啊,能不能告诉为师这是什么呢?”

“元宵啊,你自己长眼睛不会看吗扑街。”猴子一副解释都欠奉的臭脸,再次把手往前一伸。

夭寿嘞,这不是要我吃吧……

和尚咽了口口水,用那种“悟空你是认真的吗”的眼光看着他脑袋抽筋的大徒弟,又瞟了眼不远处和谐的猪和鱼。

“看什么看啊!就是给你的,吃啊!”

和尚先是呆住了,之后怒了,一把扯住猴子总穿的松松垮垮的前襟,摇着他吼道:“这是什么啊?!啊?这能吃吗?!你吃一个看看啊!你是要为师死吗臭猴子!”

猴子也愣了一下,之后和尚看见他眼睛红了,面色狰狞,獠牙也隐隐有呲出来的趋势,眼看就要变回本相杀人拆骨。

他一把扫开秃驴,嘴啃在碗边,就着烧红的铁碗,把那一碗铜丸铁水似的玩意儿咕咚就咽下去,烧得透亮的液体顺着嘴角和下颌一路流下来,亮晶晶,在那猴子蜜色的人皮上看着就像冬天里做糖葫芦化出的糖精,然后在锁骨的凹陷处积一小滩,又向衣领更深处滑去,把布料烧出一个一个黑点。

和尚看呆了,准备合十唱歌的手也举在半中央。

猴子吃完一抹嘴,勉强还挂着那副很不爽的人相,挑着眉头一抬眼,鼻子有点囊似的,调子昂的高高的。

“吃了。”

说罢撇下碗走了。

…………

“师父啊!你不要再打大师兄了!我们师兄弟心连着心,你打在他身,痛在我心啊!我的心告诉我他真的不是要害你啊!”

和尚又是一鞭子,猴子堵着气,咬着牙不吱声,痛得抖了一下。

“别跟我来这套,跟你讲别跟我来这套啊,我不听。不听。”和尚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悟空啊!为师是爱你的,为师也不想打你啊!可是你为什么总是要给为师难堪呢?为师这么辛辛苦苦,容易么!”

猴子转过来,对着他就是一呲牙,面上凶相毕露,马上头上就挨了一鞭子。

他倒是轻省了,一句解释的话不说,和尚想抽他的嘴都找不到理由。

“你说那是元宵,那是元宵吗?你当为师傻啊?告诉你为师可是很聪明的,能看不出来那不是元宵吗?只是我低调,我不说而已!可是为师不说,不代表你可以把不是人吃的玩意儿拿给我啊!”

“师父,大师兄他都不用吃饭,他不知道人类不吃这玩意的。”

“对对,老沙说得有理啊师父!”猪附和道,“你看每次煮粥他都不吃,他之前一定就吃这玩意的,所以师父,大师兄他真的没有恶意的!你就别再打他了,呜呜我心真的好痛啊!老沙你也是吧?”

鱼怼了他一拳。

和尚鞭子停下了,他有点不可思议地望向那个背过身去的臭猴子。

……铁水铜丸五指峰,原来是真的吗……?



一日赶路,无杂事发生。

是夜,明月高悬,大如车盖,枝干崎岖的老树上,猴子翘着脚,坐在最粗的枝丫上,抱着臂不知道想什么。

火光在远处跳动,鱼照例边在火边忙活。

忽然,有人在树下喊他。

“悟空,下来吃元宵了!”

猴子嗤笑一声,没有理他。

那人继续喊。

“这次是真的元宵!为师花两文钱买的!你再不下来你两个师弟就要吃光光了!”

-完-

评论(18)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