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藏空】夜太美


分级:PG-13

声明:本篇是西游伏妖篇衍生,不涉及演员、真人CP,KY勿扰,谢谢。

警告:本篇为和尚×猴子,有隐晦限制级内容描写,不可以当无差看,不可以当无差看,不可以当无差看,不适者请勿往下拉动,谢谢。


那动静闹腾了整整一晚,到快天明时才歇下,猪和鱼被吵得睡不着,火堆的红光映上两张哀怨的面容,相视着诅咒那不远处那传出动静的破庙。

那破庙门洞给两块漏风的木板挡上了,忽闪着吱呀作响,和尚非说自己怕黑,晚上不好一个人睡,要猴子陪着一起,却独留他们两个在外头守夜。

守就守喽。

那秃驴心中什么勾当,这一行四人,除了那个猴子,谁不是心知肚明。

也就是那猴子一根筋,一条道走到黑,每天夜里辛苦,估计咬得嘴唇都破了,也忍着不吭声。

还真当他们不知道呐。

悉悉索索的声响大起来,妖怪的耳朵灵敏的很,那破庙里的声音逃不过,就听见猴子快断了气一样的喘息声,和秃驴放肆的、多半是故意撩拨他的笑声。

“死秃驴,你、你他妈小点声会死啊——”

猴子挣扎着用气声说。

造孽哟……

猪长长抹了把脸,不知道搓下来多少粉底。

这长夜漫漫,何时是个头啊。还让不让单身猪活了。

“喂,你说,师父不会又拿藤条抽大师兄了吧?”

里头传来猴子一声惊喘,和平时压着的惨叫没两样,鱼扔了水瓢,两个手拄在膝盖上做了个预备姿势,就差助跑起跑直接冲进去。

猪按住了他的手,细声细气。

“诶你可别进去,”猪嫌弃地在衣服上蹭了蹭,他三师弟是个鱼怪,皮肤上总潮乎乎的,摸他一把手上能粘掉二两粉。“大师兄正在里头受苦呢,叫我们瞧见他这样子,指不定得打死咱俩。”

他一个“受苦”咬在舌尖上,千回百转,就是老三这木头脑袋,也大概能理解这此受苦非彼受苦的意思了,瓮声瓮气地晃了晃脑袋,又坐回石头上。

月亮继续高悬着,火堆也噼噼啪啪燃着,猪坐在石头上,百无聊赖,看着天上那个月饼想他背叛的的婆娘和背叛的奸夫。

破庙那里的声音还断断续续响着,也不知几时完事,总之猪是没心情数。那猴子的惨叫声渐渐弱下去,到不像是完事了,反像是被搞得没奈何。

这死秃驴他打也打不得,走也走不得,被吃得死死的,给揪了尾巴按在地上操得直打颤,哭腔中带着点求饶的意味,压不住地从身子里冒出来。

猪叹了口气,继续盯天上那个破饼,心说他妈的这破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

天开始发亮了,猴子也彻底没了声息。

有时候猪都简直怀疑那秃驴是不是真有通天彻底的本事,能把猴子给上了,还他妈做晕过去的人,一定不止如来神掌那么简单。

这死和尚也不怕第二天腰疼么。

猪盯着破木板门抑郁地想着。

反正明天他美美的脸上绝对又要挂黑眼圈了。

门吱呀一声响了,猪和鱼对视一眼,侧身躺到地上,装睡。

门里,和尚伸着懒腰,打了个哈欠,露了个头出来瞅了一眼,又缩回庙里去,睡了。

人间总算是能有个安宁。


翌日,果不其然师徒四个再次睡迟了,这无所谓,他们西天取经反正也不过走到哪是哪,走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啥时候起啥时候走,从来都没有过个准数字。

鱼在火边弄饭,和尚一副得道高僧人模狗样地从破庙里出来,找了个地方不知是小解还是念经赎罪去了,倒是猴子,往常警醒惯了的人,大概是被闹了一宿折腾得狠了,日上三竿才起,出了庙门没见秃驴,又看见火堆边两个装傻的师弟,顿时头发里的两个耳朵尖烫的像是在烧,尴尬把脸扭到一边去,一句话没说,叼了根草,看都没看,拿了满满的水壶就不知道要上哪打水去。

鱼眼睁睁看着满满的水壶被猴顺走,又生气了。

“打什么水!壶都是满的!你劈叉啊老大!?”

猴子本来就腰疼,真有点劈叉,已经尽力在走得正常了,本就走得不快,远远听见这一句脚下直接一个趔趄,差点摔了水壶。

他扔了嘴里的草,掐着腰站住,火气腾的就起来了。

“说谁啊你个扑街!”

他三师弟,那蠢鱼,还他妈特朴实,非要再跟他重复一遍。

“我说你脑子劈叉啊大唔唔——!”

猪那个心累啊,赶紧一把把鱼那张毫无遮拦的破嘴捂回去,谄媚地冲大师兄一笑,“他说让你早去早回啦大师兄!打水辛苦么么哒!”

猴被他膈应的差点呕了一声,只想转头暴揍这个猪头一顿,刚抬了脚,腰上瞬间就传来一阵酸痛,辐射了整个后背,一直顺着脊柱蔓延到尾椎。他“嘶”地抽了口气,感觉自己的腰已经不是自己的了,胯也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一动腿,还有什么奇奇怪怪黏黏腻腻的东西他妈顺着大腿就往下流,在皮肤上爬过微凉的痕迹,激得他差点蹦树上去。

孙悟空在心里把那死秃驴骂的要死。

你他妈有本事上,你有本事管我啊!你有本事段小姐段小姐从背后叫的爽,你有本事正面肛啊!

猴远远看了一眼山崖边上,那死秃驴还在雕他那永远雕不好的菩萨像。

那菩萨低眉垂目,面含慈悲,那眉眼却始终是模糊的。

对着那虔诚的侧影,猴不屑地喷了口气。

他早知道了,他一天心不清净,那像就永远别想成形。

猴子瘸着,决定还是放过那两个智障,一拐一拐去打水了。

-完-

夜太美,尽管再危险,总有人黑着眼眶熬着夜。

痛太美,尽管再卑微,也想尝粉身碎骨的滋味。

忙到抑郁,简直爆炸,不好意思我又半夜发刀了,发刀精神爽。

微笑.jpg

评论(16)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