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丝毫没有下限的神经病。子博:沽酒换秋裤 专存脑洞和半成品草稿

【刺客/死神】5 Rappen =10 Franken

Warning : 一个沙雕拉郎,沙坑和麻,全怪一粒沙05官摄,出什么官摄啊,否则就不会掉进麻的坑里出不来。刺客/死神,分割线有意义,有车预警脏话粗口预警含历史虚构,易产生不适者、未成年人、以及不吃这对的请慎点。

Note:瑞士法郎(Franken),生丁(Rappen),瑞士(1850-1927)流通的货币面值单位,1 Franken= 100 Rappen,Rappen是硬币,Franken是纸钞。


Summary

死神拿10法郎买了春宵一夜,刺客出5生丁卖了自己的灵魂。


正文:

送酒桶的马车穿过小巷,

下过雪的泥地踩得稀烂,

木质轮子碾过泥水,

黑色爬上劣质皮靴,

丑陋的痕迹在女孩胸脯上。


街道两侧女孩们胸口雪白,

紧身胸衣抽绳末端发黑油腻。

酒馆门口的垃圾和喝空的酒桶,

寒风里灯光发黄,

刚撒出来的尿微微冒着热气。


Luigi Lucheni, 没娘养的意大利怪胎、倒霉的阿利别尔通逃兵、无所事事游手好闲的人渣,躺在垃圾堆里,胡子拉碴。

他眼珠发红,他眼眶发黑,他醉得好像一条死狗,死了都没人埋的那种。刚才掏出来撒尿的玩意儿忘记塞回去,在裤腰边上歪斜耷拉着,翘出来几根暴躁的黑毛。

一个声音问他:你要什么?

…酒,更多酒……


还要什么?那个声音又问。

声音居然还在。

那声音听起来低沉、婉转,充满着胸腔共振,还带点年轻人的余调。

啊,年轻人……

他自己也不过是个年轻人,才刚刚21岁,打胜了一场败仗,退伍,流浪,或者说被打散了编制,莫名其妙散在瑞士街头。

Lucheni 掀开一边眼皮,他喝得烂醉,睡倒在冬夜的街上,妓女和恩客,在他跟前搂抱,又视而不见,从他腿上跨过,像对一条野狗,只有冷漠和怜悯。

去他妈的怜悯!

视野浸泡在酒精里,模模糊糊一团轮廓,Lucheni勉强辨认出眼前大概是个美人,蓬松的中长发打着卷儿散在肩上,肩膀圆润,脖颈修长,昏黄的酒巷给他染上细碎的光,像经书里遣往人间的使者。

啊,他……

这是一个年轻的男人,旁边搂着暗娼,是他认识的一个女孩。

Lucheni 挣扎着揪住自己半长的头发——几天没洗,有些日子没剪过了,试图动动自己迟钝的脑子,在这一切莫名其妙的问话里摸出一点逻辑来——好让他搞明白,这位莫名其妙的兄弟,到底是要邀请他共进一杯美酒,还是共享一个美人。

啊,还是美酒吧……

他已经醉得要死,那玩意根本硬不起来。

于是他尝试着发声,说:

…我要酒,可是我只有5生丁(5 Rappen)……


5生丁……

年轻人歪歪头,他的头发是金色的,又或者兴许是什么亚麻棕色的,但是无所谓,Lucheni仿佛听见了那女孩的嗤笑——5生丁能干什么?造一枚5生丁硬币甚至要花6生丁,5生丁能干什么?

年轻人短促的笑了一声,用他一样魅惑,一样低沉的嗓音说:

我没有酒。

你要我吗?


他是一个男人!甚至还搂着个暗娼!

Luigi Lucheni 不敢置信!要不就是自己醉了,要不就是这个人疯了!

剧烈的暴怒再一次控制了他——喜怒无常,这是他不能长期从事一项工作的主要原因——高昂和亢奋有时会填满他,消沉的低落有时又会掏空他,哈,一个彻头彻尾的混球。

酒精充满了他的血液,让他的动作和脑子一样粘稠,地球粘稠的引力又把他拉回原地,倒在烂泥和垃圾堆里。年轻人还在,Lucheni 直勾勾盯着他,或者说努力睁开他的眼睛。

可能那看起来更像是翻白眼。

这次他看得更清楚了。

啊,他一定是醉了……

那个疯子,他金色的头发蓬松而柔软,别在耳后,剩下一绺垂到唇边;他低垂的眼梢,鼻梁挺翘,高耸的眉弓和浓密的眼睫,给他投下说不清的阴影;他丰润的嘴唇,比过玫瑰花瓣的娇羞,健康的、坚挺的胸膛,胸肌把贴身的绒衣撑得鼓鼓的——见鬼、该死!他又是为什么会搂着旁边那个女表\\子,她看起来形容枯槁,眼底发青,她比骷髅还像一个死人!

Lucheni 一时间忘了说不,或者说挣扎着说不,但没有成功,他只是盯着那个金发的疯子——那个金发的美人。

美人看了他一会,弯起唇角笑了一下,甜甜的小兔子眼睛,流泻出宠溺和放纵。他低头给了那个娼\妓一吻——没人能不为他神魂颠倒,仅仅是亲近他的气息——那姑娘瞳孔放大,意识放空,只是一吻,就已经失去了力气,彻底软倒在美人怀里。

Lucheni 嫉妒得发疯,但他不会承认。

他怎么会承认?

他口袋里破了洞,还只有5生丁,连一杯酒都买不起。


美人把姑娘放在一边,就放在恶臭的垃圾堆上,和污黑的脏雪上。

他的手一尘不染,他的手修长而柔软,牵起了意大利人满是污脏和酒渍的手,那双漂亮的眼睛一笑就弯弯的,好像在问,现在你满意了吧?

他又问:你想要什么?

Lucheni 张张嘴,他说不出话来。

美人问他:5生丁,想要我吗?


上车:http://articles3.weico.cc/article/8981098.html


-End-


一杯酒和一夜情,他们以为自己赚到了。

其实并没有XD

Tod把裤子留下了,有人注意到死神是光着屁||股走的吗哈哈哈

评论(11)

热度(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