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1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好久没更新了,不好意思之前思路断了一会,假期更新应该会比较稳定。

大家新年快乐!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一)


本章警告:粗口警告,大多是暴躁的桶的内心OS。


当远远看到大宅门窗中难得透出的灯火的时候,红头罩杰森·陶德就知道,自己肯定又是最后一个到的——可能是为了拖延时间什么的,他把本该被一次料理掉的小混混和黑老大们解决了可能有大概八遍十遍那么多,现在看样子那些家伙会一直像一滩果酱一样摊在地上,直到下个月都不会敢于闹出一点点动静来。

哼,可怜的杂鱼。

红头罩嗤笑一声。不过他可不会浪费时间去怜悯他们,他们该得的。

现在,杰森把一只脚支在地上,从夹克口袋里掏出来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打算抽完这根就走。拜他收拾了一下午小混混和黑老大所赐,这包烟皱得简直不成样子,黑黄色的烟丝从卷烟纸的撕裂处支楞出来,不知道是优是劣,他点着吸了一口,寡淡的味道让他向地上吐了口口水——呸,哥谭特产,烟都他妈掺假——这里面绝对掺了药水煮过的卫生纸屑子,别以为他尝不出来。

但是,但是,抽完这根就走。

他叨念着,皱着眉头极力劝勉自己忍受住那一股寡淡的烤卫生纸味,别现在就把这天杀的假烟砸到地上,抽完还得走呢。在一支烟的空档里,他把目光投向那矗立在重重园林深处的高耸的尖顶的宅子,记忆中这宅院少有人烟,在哥谭阴沉的天幕下往往是黑魆魆的鬼怪堡垒,里面住着尖角的恶魔,是所有孩子的噩梦——某种意义上也确实是了——不过这尖耳朵的恶魔恐怕是所有罪犯、混混和老大、疯子们最隐秘或者最渴望的噩梦了。

抽完这根就走。

红头罩可不会在现在这个点钟从大门进去,然后见见他那愚蠢的人模狗样的三个穿着燕尾服乖乖坐在长餐桌边等着他到齐开饭(或直接开打)的兄弟,和那个老蝙蝠——阿福的小甜饼都不行。哦不,还有,可能最糟糕的是,还会有一个外星人,不,人形的外星犬,全天候地蹲在那个男人脚边,等着伺候那个老蝙蝠端茶送水捏腰捶腿,以确保他在那个男人身体里埋下的天杀的外星种子能够见鬼的健康成长最后阴谋得逞生出小崽子来。

红头罩瞬间更来气了——这绝对不是因为他想到了那个把他们族群的alpha首领干怀孕了的该死的外星人,好吧至少不只是因为,毕竟他自己也是个成年alpha,已经脱离出去挺久的了,重点是——他嘴里的半截烟他妈的折了!他还什么都没干好吧!根本抽了没有两口,这半截里面塞满了卫生纸的烂货就他妈自己从中间折了!前头没燃完的一半带着灰烬还随风掉到了他帅气的裤子上!

——想也知道就是那帮狗娘养的又往里掺木头屑了!还他妈是湿的!要不这卫生纸烟好好的怎么会他妈自己就折了!

暴怒的法外者杰森·陶德把半截烟屁股砸在了地上,然后用自己的桶,啊不,头罩发誓要把那些里头裹了卫生纸和锯子屑的废纸都他妈一股脑塞进那些掺假混蛋的屁眼子里去!好让他们也尝尝这寡淡的不上不下的滋味!

现在怎么办。说好的抽完这根就走呢。

红头罩忍不住在心里唾弃自己了。刚才是抽什么风说哪门子的抽完这根就走呢。这倒霉假烟偏他妈的不让他如愿。他只好调转车头拐上附近一条偏僻的小路向那个他经常练习潜入的地方去了。


杰森到的时候洞穴里一个人都没有,那是当然。九点钟,如果不是“家庭聚会”蝙蝠侠和他的小跟班都该开始准备夜巡了。他抬头望了一眼监控屏幕上的哥谭,很好,没有状况,现在他敢肯定所有人都在位于洞穴正上方的大宅子里了。

前罗宾绕过阴暗潮湿的地下水道,在洞穴的平台上停了车,这里看起来似乎还给他保留着泊位,但也说不定,蝙蝠侠的交通工具如此多样,他总不至于缺一辆摩托。

这是今晚的第一站。

杰森把头盔摘下来拎在手里,想了想又挂回后座上——如果拎着这个在“自己家里”撞见阿福,伟大如红头罩也不敢想象日后也许某一天,也许是每时每刻,他的例行的韦恩宅厨房之旅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测的恐怖事件。

没错,下一站就是厨房。

韦恩宅邸的厨房在在远离大厅的建筑深处,即使经过重建,布鲁斯也没想着要一个更加现代化设计的中心厨房——事实上作为蝙蝠侠,他看起来似乎都想要任何人类的饮食绝缘了——厨房的位置还保持在它一百年多前样子,作为一个合格的“后厨”,远离主人的起居生活之地。宅子里从来没有别的佣人,至少从杰森记忆力看起来没有,作为仅存的韦恩的生活管家,阿福总是在厨房里忙乎,准备小甜饼或随便什么他常能在冰箱里找到的吃的,以应付这栋宅子主人那任性而毫不规律作息时间。

现在他只想去厨房一趟,顺点什么能吃的出来填填肚子,就像之前那么多次潜入时所做的一样。今天看起来是个“大日子”,红头罩敢打赌,这个点钟厨房里肯定一个人没有,有的话也只会有不少好吃的和阿福,不过那样最好,吃完就走。

……操,骗谁呢。

好吧,红头罩很快就自暴自弃地承认了他只是想找机会在阿福跟前露个脸,好让这位韦恩大宅里最有权势的人知道——他,杰森·陶德,确实收到了管家先生的属于蝙蝠家族聚会的召唤,来过了,尽管在不怎么恰当的时间;吃过了,尽管不那么符合聚餐的字面意义;又走了,至少从字面意义上完美达成所有“参加聚餐”的步骤——也好过那位实权人物逮着什么由头克扣自己的小甜饼,或者像对布鲁斯那样无时无刻的明嘲暗讽——


“——够了格雷森,我打赌今晚那个混蛋不会出现了。”达米安·韦恩,他穿了一件长袖卫衣和休闲裤,抱着肩膀靠在橱柜上。大概是他的仓鼠不被允许到厨房里来,因此他看起来一脸的不耐烦。

“不如我们打个赌,”穿夹克衫的红罗宾建议说,“我赌他会在午夜以后出现,期限是零点以后,六点以前。你呢?”他问。

唯一坚称红头罩会在今晚出现的人也穿着便装,他耸耸肩,算是应了这个无聊的赌约。

“好吧,一周的小甜饼,不要后悔。不过兄弟,他会来的,我打赌今晚小翅膀就会出现,不过可能是晚些时候,我赌,十二点以前。”

“哦。”达米安冷漠地哦了一声。“那你们最好已经做好了向我进贡一周小甜饼的准备。”

关于他那愚蠢的二哥杰森·陶德,达米安·韦恩可能永远也忘不了那天下午。到了下课的时间,阿福没来,红头罩在他的校门口,该死的骑着一辆摩托车,没带他那品味糟糕的桶,一脸惨不忍睹的卧槽和幸灾乐祸的抽搐,命令他说小子上车,今天阿福没空所以我来接你。

而直到他们到家,那该死的红桶除了把车骑得扭来扭去以外,都他妈的没提过他父亲和那个操蛋的氪星人一句话!而他,达米安·韦恩,不得不在直面惨淡的现实之后,还得面对一个空空如也的氪石储备、他的三个智障兄长的树袋熊一样的拦截、没有获取氪石的备用计划、在父亲面前飞出刀后,仍然没办法把那个该死外星人暴揍一顿的操蛋人生!

这简直是达米安·韦恩从出生以来最耻辱的一天了!

“——嘿!小翅膀!”迪克欢快地叫起来,跟出现在厨房门口的人打了个招呼,“我赢了!看看是谁来了——”

突如其来的招呼声打断了达米安的思绪,也吓得杰森直接“操!”了一声,条件反射向后跳了一步,差点就把抢掏出来。然后在他反应过来自己做什么(比如吓得向后跳了一步)之前,就已经出离愤怒地怼了回去——“他妈的叫谁小翅膀!见鬼!格雷森!你这是什么毛病!”

然而,格雷森,现任也是首任的夜翼,他制造出如此噪音的脑残大哥迪克,居然只是对他挤了挤眼睛,一脸早有预料的蠢样子,然后就二话不说掺和到他那其他两个智障兄弟关于赌约和小甜饼的争执中去了,并且再也没往这边看第二眼。

“真不幸你猜对了格雷森——但是如果你注意到的话,就会发现我并没有同意要打这个赌——跟你自己玩去吧,小甜饼我是不会给你的。”达米安·依旧冷漠·故作冷漠·韦恩。

“哈哈晚了小D!你以为我和提姆会让你退出吗?你们一周的小甜饼都是我的了!”

“嘿听着迪克,赌约是我提出来的没错,我也知道你对杰森的行为模式了解的比我可多不少,但那可是小甜饼,你不能——”

“不不,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迪克的话断在中间,因为达米安已经跳上桌子拔刀了,他追着迪克绕着厨房乱窜——而杰森·陶德,一个只活在他兄弟们的赌约和对话中、并且地位比不上一周的阿福特供小甜饼的男人,此时只想掀桌,以及默默的抽出枪来给这群聒噪的蠢货来个清静。

真他妈见鬼了,谁他妈能告诉他为什么每个人都他妈在厨房——杰森咒骂着,他敢发誓从前可从来没有谁有什么呆在厨房里的见鬼的癖好——而现在这里该死的人满为患!

然而该死的厨房的桌子是固定在地板上的,枪也正安稳地躺在他摩托车的暗格里。否则伟大的红头罩真不知道,他是应该庆幸自己早有准备先留下了枪,才能避免自己一个照面就把这几个拿他打赌的蠢货干掉,还是应该庆幸自己现在手头没枪,才能不当着布鲁斯的面给这几个目中无人的智障一个痛快。

没错。

布鲁斯面前。

蝙蝠侠现在,就在他身后。


-TBC-

评论(10)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