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2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今天更两篇,连着看会比较好。

明天家中有事,恐怕不及更新,见谅。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二)

直觉说起来是一种很玄妙的东西——尤其当它还能准确地警报蝙蝠侠正站在你后面的时候——哥谭的罪犯无一不希望自己能够拥有,当然也许多半人希望自己这辈子也别被蝙蝠侠找上,那个老蝙蝠总有办法吓得他们屁滚尿流——停、停,不要再走神了伙计!杰森一个激灵把自己从乱窜的思绪中拉扯出来,现在,他想这一瞬间他犯下了两个巨大的错误——第一,不该背对着蝙蝠侠,第二,不该在蝙蝠侠的地盘上走神。前者让他失去正面抗衡的机会,后者则直接导致他失去任何挣脱掌控的余地——好吧也许最大的错误是不应该让他的前上司撞见他这么明目张胆地戳在厨房门口也说不定——

布鲁斯看着他。

杰森颤抖着控制住自己的呼吸,试图让自己胸腔里现在正玩命蹦跶的那块玩意儿硬化的像石头一样。

蝙蝠侠在凝视他。

红头罩知道对方现在一定也浑身紧绷——从他听到了那个男人的呼吸声,到那声音在一瞬间几乎消失无踪就已经足够反映出他的身体状态了——蝙蝠侠在戒备。令人毛骨悚然的视线缓慢而小心地在他脊背游走,他简直可以想象那个男人谨慎而又考究,面无表情,用目光戳穿思想,也冷酷地穿透他本该戴在头上的那个头罩——这想法让他不禁脊背僵硬——天啊该死的,这个节骨眼上他的头罩呢!他就不该把它留在后座上的!

“……杰森。”

那呼吸声放缓了,就好像是蝙蝠侠缓缓呼了口气,放松身体,还带着些莫名的无奈的意味。

他终究还是开口了。在那曾经死去的、逃离的罗宾的背后。在其他三个蠢才为了小甜饼快要打起来的争吵中。

他的声音介于布鲁斯和蝙蝠侠之间,比平时低几个调子——天知道他的声音为什么听起来那么沙哑。蝙蝠侠疲惫的眼睛在他脑子里一闪而过,清晰到能数出来里面的红血丝。

他很久没有听到那个男人这么叫他了,那就像是属于过去的回声,撞击在幽暗的洞穴里嗡嗡作响。

但无论如何,红头照僵硬着,他站在原地没有动——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是为他无法回应的,这属于过去的呼唤。

布鲁斯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他绕过像被钉在地上的前前任罗宾站到了他的面前。杰森的那三个兄弟终于停止了无聊的争吵,正用一种至少是他们自己以为恰到好处的目光打量着这发生在厨房门口的重逢,传递来遮遮掩掩的忧虑。

五个人,就这么傻冒一样的站着。厨房里静得能听见灰尘落在地上的声音。而杰森不由自主的揉搓着他牛仔裤口袋处已经发白的边缘。尴尬的、不自在的、甚至愤怒的情绪正以极快的速度在他的胸中积蓄——操他妈的,被四个人这样盯着还不如让一群全副武装的条子来个齐射痛快。

脱去了黑夜盔甲的蝙蝠侠,就站在他面前绝对危险的距离。布鲁斯的目光停留在面前那个年轻人高大而结实的肩膀上,又掠过他晃动且紧缩着的瞳仁,转过身走向厨房里唯一的那张桌子。

杰森听见他略带拖沓的疲惫的脚步,和布鲁斯说——

“Jason, come here. ”

布鲁斯随便拉了把椅子坐下,以一种蝙蝠侠很少有的疲惫的、完全不设防的姿势靠在那把木头椅子并不很舒服的椅背上。而红头罩,在环视了他三个靠在灶台上的智障兄弟一眼后,终于在加入智障的行列还是接受老蝙蝠的讯问之间做出了选择,他拉开一把椅子,坐在了布鲁斯对面。

粘稠的沉默在空气里发酵,就好像泥脸在哥谭陈年的下水道里沤了几年的那身烂泥,简直是一种令人窒息的吸入性毒气。

痛扁黑帮的黑吃黑王者红头罩浑身紧绷着,克制自己的呼吸,试图把注意力集中到坐在桌子对面的那个男人身上。血液冲刷血管的声音在他的耳边轰鸣,他知道现在自己的血压一定飙到了任何医生看见都一定会劝他吃一辈子所谓的“健康食品”那么高。

这次的相见如他预料之中的近,事实上离他上次见到布鲁斯也没过多久,只不过布鲁斯醒来当夜他就翻墙走了。蝙蝠侠在第二天夜里就恢复了照常的巡逻,而他确定那不是夜翼代班。杰森用恶狠狠目光溜过靠着碗橱站成一排的他那三个智障兄弟,他们回以沉默,并且以担忧的目光躲躲闪闪地打量着坐在他对面的布鲁斯。于是杰森明白了,这样的时刻终于到了,老头子有事要宣布,而他们真应该庆幸这样的时刻居然会发生在蝙蝠侠还活着的时候。

好吧去他的,他已经不是蝙蝠侠身边那个夸张古怪的小跟班了,而披风交给谁和他一点关系没有——他猜大概是格雷森?毕竟那个家伙在体型和技艺上都最容易模仿蝙蝠侠,尽管他那风骚的炫技和屁股恐怕会让哥谭的黑帮缀在他后面跑上几个月——可是得了,缀在蝙蝠侠屁股后面的反派难道就少么?

哥谭可不需要一个送罪犯直接下地狱去的蝙蝠侠,当然也不需要德雷克那样的矮瘦子。

知道了答案问题就变得简单多了,现在,红头罩再也不用坐在一团云雾中,等候着蝙蝠侠什么时候把他从云中拽下开始审讯了。他能说什么?现在,反击时刻到了。红头罩抬起头,目光如炬,嘴角挂好了准备好的轻蔑与嗤笑,看向了坐在他对面的蝙蝠侠。

布鲁斯没有在看着他。

他看起来不是很好,目光盯着桌子上不知道在哪的焦点,像是在发呆。又或者,蝙蝠侠再次扮演了他的角色,沉默着,等着他在无形的压力下率先开口。任何有眼睛的人都知道他看起来有多糟——脸色发白,两颊微微凹陷,眼底遮掩不去的青黑和巩膜上的红血丝一样清楚,还有干燥的起皮的嘴唇。杰森的视线忍不住下移,移向他的腹部。灰色棉布的居家服里布鲁斯身体的轮廓不甚明晰,腹部的线条完全看不出来。

但想也能想到,那可不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那些准备好的讥讽就像M134卡壳一样噎在他的喉咙里,也顺便在他胸中产生了类似炸膛的效果——他张了张嘴,只想狠狠地“Fuck!”一句,身为alpha的本能在他体内燃烧,一边叫嚣着要把着不务正业的家族首领推翻并取而代之,一边又痛恨于那个该死的外星人该死的疏忽,疏于防护、疏于照顾、让面前这个男人承受着他本来不该承受的一切——看看他现在的样子,这他妈还是的掌控哥谭暗夜的蝙蝠侠吗?那该死的氪星人,他对他的影响如此之大,而老头子现在,看起来真的像是要为此放弃蝙蝠侠事业了——而他本以为这次会看到那个氪星人像所有热烘烘的大型犬、陷入恋爱的恶心alpha那样黏在他身边俯首贴耳,有求必应,但是看看他的黑眼圈!天知道他有多久没睡了,而在上次那样的事发生后,那个天杀的氪星人呢?!他居然就是这么照顾他的吗?!

“你的信息素,杰森。”

布鲁斯沙哑的声调敲醒了怒火中的前罗宾,他几乎立即就意识到了几乎充满了厨房的侵略性的、愤怒的、爆炸的信息素——来自于他,也来自于这屋子里的另一个alpha和他信息素的交锋和碰撞——红头罩无意识地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而这地盘的主人有完全的理由认为这是赤裸裸的挑衅。

而蝙蝠侠alpha的信息素在跟他说,臣服。要么滚。

他仍是蝙蝠侠。而他,仍然是那艘在他黑海中沉浮的小船。

这股愤怒来的如此急促,以至于杰森自身都无法分清到底是蝙蝠侠的沉默式愤怒和命令激怒了他,还是蝙蝠面具下的那个人糟糕的状态和他糟糕的伴侣激怒了他——蝙蝠侠如同哥谭暗夜一般的阴影投射在他的身上,即使死亡也未能将其驱散,那是冷酷,是绝强者,是他少年所崇拜的一切,以及如今所崇拜与所憎恶的力量的化身,以至于他不得不出离愤怒地承认,杰森·陶德,AKA红头罩,几乎自始至终,从未脱离过蝙蝠侠的影响——但当他看着布鲁斯疲惫的眼角时,那天那个穿着蝙蝠装的男人近乎脱力地半跪在地上的样子再次在思维里一闪而过时,杰森还是不得不烦躁地、自暴自弃地、说不定还得报销一盒香烟地承认,那个时候,有什么东西在他心里崩塌了,恐惧驱使着他,他做不到放任他那样然后该死的一走了之。

同样,他现在也做不到臣服或挑战。

红头罩猛地站起来,木头椅子在厨房粗糙的地上摩擦出刺耳的声响,事情已明了,不如一走了之。

-TBC-

评论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