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3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三)

红头罩猛地站起来,他屁股下面的椅子在地上滑出好远。

迪克站直了身子,提姆的棍子隐隐从袖口滑出了个头藏在手里,而达米安·韦恩,推开了他的刀鞘。虽然他只是一个性别还没分化的孩子,但这并不妨碍他对着房间中剑拔弩张的气氛有所感应。

杰森·陶德嗤笑一声,看着坐在原地的蝙蝠侠,和他的三个跃跃欲试一致对外的走狗。

没错,对外。

这是属于他们的家庭聚会,为Daddy分忧的小宝贝们。真不知道阿福还要叫他来干什么。

就好像他真干得出对现在的蝙蝠侠动手的事一样。

又一声拖拉凳子的声音,布鲁斯从椅子上缓缓站起来,他脸色阴沉,看不出喜怒。杰森克制着自己暴动的冲动,等着他的斥责或驱逐,要么就是命令他的跟班们把这个大宅的不速之客火速赶出去,最好是他妈发射到月亮上去,一边微弓着腰,侧了半个身子向门那里,做好了蝙蝠侠突然发难的防备。

而布鲁斯站起来,什么话也没说,只是转身向门口走去。他微微勾着腰,苍白的侧脸比刚才更忍耐,也更难看,杰森不由自主地注意到了他绷紧的下颌和有些拖沓的脚步,一股复杂冲动在他胃里沸腾,推挤着他,直翻到了喉咙口,让他手指发麻。在他阻止自己之前,他不禁问出来。

“布鲁斯?”

那个穿灰色居家服的背影顿了一下,没有转过来。他似乎是花了好几秒,才终于能撕声说。

“…我没事,杰森。”那沙哑的声音又一次叫了他的名字,“没事的。”他顿了一下,又强调了一下,似乎在试图平息这一场没来得及开启的无声的战役。

是的,该死,他再次搞砸了。

杰森看着他走出去,消失在大宅空旷的走廊尽头,提姆轻叹了一声,再也没有出声。无声的尴尬在他和他的三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弟之间蔓延,迪克显得有点手足无措,正掩饰性地抓乱自己的头发,又再把它们理回去,提姆不着痕迹地藏好了他的棍子,而达米安“切”了一声,“咔”得一声把他半出鞘的刀锋甩回鞘里。他们四个就像四个傻逼,在原地无所事事装作友好地站着。

尴尬。好他妈的尴尬。

这尴尬要么被打破,要么他们就得在这该死的厨房里尴尬到死——这甚至不是一个尴尬的好地方。

通常负责打破这尴尬的是红头罩。他忍受不了沉默的挑衅,足以让任何一场“友好”的会面变成一场鸡飞狗跳的肢体冲撞。

当然今天打破尴尬的还是红头罩。

只是这一次他还没来得及酝酿出足够有水平的挑衅,就深刻地认识到了,打破尴尬的,还可以是更尴尬的事,比如——他的肚子响了。

是的。他的肚子响了。

这很正常,不是说他患上了绝症什么的。红头罩,在经历了收拾一下午的小混混和黑老大、和蝙蝠侠对峙、被三个智障挑衅的操蛋人生之后,理所当然,他饿了。

迪克最先“噗”地一声笑出来,接着就不可自抑地大笑起来,厨房和走廊里充满了他该死的智障一般的哈哈哈哈的大笑声。接着不只是迪克·智障·格雷森,提姆,甚至达米安那个臭小子,都好像他们是刚从阿克汉姆里放出来那样,肆无忌惮地在属于蝙蝠侠的地盘操蛋的狂笑不止,简直就像感染了小丑的笑气,恨不得在一天内就让自己笑到下巴脱臼腹肌撕裂。

而他,人挡杀人神挡杀神的狠角色红头罩,居然就在这一片疯子的笑声中像个傻瓜一样的戳着,什么脾气都没了,只能自嘲地勾勾嘴角,更别提中间他的肚子还响了两次。

等到迪克终于能够勉强停下自己,从地上连滚带爬摸到冰箱门,从里面拿出了一大块牛排和半个苹果派,走到炉子边上用他拙劣的技术打算加热一下的时候,杰森·陶德已经开始怀疑今天自己是不是日了不该日的东西,以至于刚才在这操蛋的一个晚上,就享受了他这辈子都受用不完的尴尬。

“咚”的一声巨响,从迪克那里发出的,直接把另外两个笑到现在还停不下来的傻逼吓得打了一个嗝,总算是噎住了神经病一样的笑声,杰森一脸惨不忍睹地扭过头去,不忍直视那地上白茫茫的一片和一个站在雪地里一脸懵逼的格雷森——那个蠢货把阿福装面粉的盆扣到地上了——当然,当然,你还能指望一个靠麦片和外卖活着的人什么呢。

从迪克手里接手厨房看起来成了他势在必行的工作,杰森叹了口气,把机车钥匙丢到桌上,走上前去赶开了他的傻逼大哥。在下厨和收拾家务这方面,迪克这蠢材的破坏力简直赶得上布鲁斯了。万一阿福出现,看到一个黑白相间的厨房,那样他们可谁都没得跑。

现在,生活看起来似乎就是这么奇妙。

他,红头罩杰·陶德,站在炉子前面煎着牛排,烤箱里烘着半块苹果派,迪克围着灶台打转,时不时试图帮上一些杀伤力巨大地倒忙,臭小子达米安把总算把他那两只总是有一只找不到的仓鼠丢在脑后,正忙着和曾经接替过他的红罗宾拿蝙蝠终端打阿卡姆实景游戏——那是他们根据阿卡姆的地形图自己生成出来的。

难以想象,就在十分钟以前,他们还在这里剑拔弩张要死要活,试图来一场以蝙蝠侠为中心的攻防大战。

杰森到水池旁边洗手,锅里的牛排冒出滋滋的声响,油香和肉的汁水的味道渐渐混合到之前火药味十足的空气中,变得诱人起来。他刚在煎锅里放的那两块土豆闻起来已经能吃了,薄油翻炒过的洋葱也已经半熟,码好堆在盘子里,看起来经历了这操蛋的一天后,他起码还是能坐下吃顿好的。

他擦干手上的水珠准备起锅,却瞧见迪克正笨手笨脚地把牛排从锅里倒出来,汤汁有几点洒到了盘子外面,而他一手拎着锅把灶台抹得乱七八糟;半个热腾腾的包着锡纸的派放在桌上的,提姆正拉开冰箱,从里面拿了牛奶出来。

“只有像达米安那样的小鬼才喝牛奶。”红头罩嘟囔着,还是没有阻止提姆把那乳白色的液体倒进杯子里。他难得不带任何情绪的、仔细的打量了一会这个个头只到他胸口的身材瘦削的少年人。他看起来不错,锻炼得当,高精尖,对黑客的那些行当驾轻就熟,活过了十五岁,脱掉了替身的披风,还闯出了自己的名堂。

过去发生的事也许从未过去,但是并不能阻止有的人向前看。

“只有这个了,凑活吧,你知道从布鲁斯…”他象征性地比划了一下,代替掉了那个现在他没有血缘关系的alpha二哥尚不能(也许永远不能)习惯的词,“…以后,厨房里除了牛奶,就只有阿福的综合蔬果汁了。”

想到那个果汁的颜色和味道,杰森也不得不承认,也许现下牛奶是最好的选择——如果他的兄弟执意要让他喝点什么的话。

他在桌子边上坐下,就在他刚刚差点掀翻的那个椅子上,桌子这里还残留着刚才他们信息素争斗的味道。迪克把盛得歪歪斜斜的牛排放到桌上,转手就从窗台那盆罗勒上揪了一把叶子撒在刚出锅的牛排上,提姆动了动手,把盘子推到他跟前,红头罩盯着这本来好好的牛排覆盖了一层绿色的叶子,他的两个兄弟盯着他,以防他突然从这晚餐前逃跑。生无可恋又坏心眼地想知道氪星人看见这样的牛排会不会紧张到想要呕吐。

生无可恋·唯一会做饭的人·红头罩只好对他那在厨艺方面天赋为负的智障大哥说:“你没洗。”

“啥?”迪克一脸懵逼。

“罗勒,叶子。”他看着夜翼哪一张蠢脸,不得不指着那均匀覆盖在牛排表面的绿色生无可恋地说。

究竟是什么让他产生错觉,以至于认为那蠢材会知道这是罗勒并且知道是干什么用的呢。

“哦。”迪克无所谓地哦了一声,他欢快地说,“Whatever,小翅膀,快吃吧。”

妈的智障。

杰森再次在短短的一分钟内产生了要把这盘子里的东西糊到他脸上并且立马开战毫不留恋的冲动。

“喂。”达米安粗鲁地招呼着。这个小个子的罗宾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厨房里,也许他真的是最有可能继承蝙蝠侠披风的人,他一点儿也没有辜负他过去的训练,走起路来悄无声息,而阿福如果见到他粗鲁的礼仪,一定会要求把他的礼仪课回炉重造的。

他一只手拎了一个仓鼠笼子,另一只手端了一个装小甜饼的盘子,那把从刺客联盟一直跟来的武士刀被他夹在腋下,看起来和他差不多高。触及到杰森的视线,他挑挑眉,把小甜饼粗暴地搁到他面前,甚至还震碎了一块。

“从父亲房间里拿来的。”

接着就一言不发逗那两只仓鼠去了——真难得这两个小东西今天居然没有失踪一只,这让红头罩不禁怀疑平时到处找仓鼠都是这小子不愿意做作业时耍的鬼把戏。

“你知道仓鼠不能待在厨房里的吧,小子。”他挑挑眉。

罗宾看了他一眼,“啪”得一声把刀拍在了桌上。

-TBC-

评论(5)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