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万里

一个暂时还能控制住不破下限的神经病,但现在已经没有下限了。

【超蝙】一天,绿灯侠有了新发现 14

说明:这是给    @RedCapes     的生日礼物,大概中篇。

设定警告:ABO世界观,超人性别男,蝙蝠侠性别男性Alpha,有私设。

Mpreg 警告!!!

抱抱,没事的,我总会站你这边,你知道的。

Summary: 有一天,当绿灯有了新发现,并把它告诉了闪电……

 

(十四)

在这庄园地下的深处,蝙蝠侠一个人待着。当然了,他总是一个人待着。布鲁斯换好了制服,但没戴头盔——他刚刚去吐过一次,暂时还不想忍受这个——坐在蝙蝠侠的专属座椅上盯着显示屏。

他尽量放松身体靠在椅背上,默默忍受着腹腔内部器官黏连拉扯的怪异感和那个本来不用于受孕的地方被撑开的酸痛,一边注意着扎在胳膊上的激素量表的读取时间。现在,接受呕吐这个事实对他来说已经不是一件事困难的事了。鉴于他已经这样度过了一个月,并且还将度过这样的一到两个月,直到胚胎成长到能够独立生存,然后把她移出体内送到孤独堡垒的培养舱中发育。

监控屏上有他放大了的局部,厨房的暖黄色灯光下,他的四个儿子零零星星站着或坐着,没有吵架。杰森抱怨着,在迪克的念叨下埋头吃着被炮制的不怎么标准的牛排,提姆给达米安倒了杯牛奶,而达米安抱胸站着斜睨着他的兄长,两只仓鼠总算待在一起,被照看得很好,在笼子里吃的不亦乐乎。

看起来他们相处的很好。

他们能相处得很好。

只是他。他把一切都搞砸了。再次。

布鲁斯陷入一种沉默的寂静。他坐在黑暗里,蝙蝠洞里数个显示屏或明或暗的冷光把他英俊的面容切割出棱角分明的分野,而他融身黑暗,不得侵扰任何光明之所在。

隔着摄像头,他专注地看着杰森那张许久未好好看过的的脸,那上面还有他噩梦中的影子,少年人的愤怒与不甘,满是鲜血与痛苦。而那鲜活的面容,又让布鲁斯不由自主地想起他还小的时候,瘦小的少年撬走了蝙蝠侠的车胎,黑暗中阴影降临于他的面前,他那张惊恐而扭曲的脸,和眼中燃烧着的矛盾的斗志与畏惧。

杰森从未放弃过他自己。

那孩子死亡的时候,放弃他的、埋葬他的,只有蝙蝠侠而已。

这看起来好像蝙蝠侠的命运。他诞生于暗夜,注定失去也不断前行,当然也得消亡于暗夜,只是他所接触的任何,都会被他招致灾难。

“Sir?”

布鲁斯动了一下,回过神,阿尔弗雷德端着托盘,正站在他的旁边。管家先生拿眼神示意了一下正扎在他胳膊上的量表,那玩意儿到了时间,现在正嘀嘀作响。布鲁斯吐了口气,随手按下机器的打印键,从仪器的平台上捏了一个蘸饱酒精的脱脂棉球,拔掉了胳膊上的探测针。

机器嘶嘶地吐出一张报告单,这些日子布鲁斯已经看熟了上面的指标。

刚才的争斗在他身体里还有残余,肾上腺素的量没有及时下去,相应的雄性激素和alpha信息素比需要的量翻了一倍不止,在机体的反馈机制下,外界摄入的Omega激素和他自身产生的那一点点孕激素的量就更是少得可怜。

激素的不平衡会导致更麻烦的后果,他已经不是第一次处理这个了。所有的这些指标都表明,至少在未来的八小时内,这个半氪星胚胎的保护机制都会让他的身体处于一种强制的应激状态,体能指标下降,并且可能伴随疼痛和低烧的症状。

这也是为什么他决定尽早交接披风的原因。

显然今天晚上他并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说这个。

他把一切都搞砸了。

布鲁斯叹口气,把报告单扔到一边,而管家先生对他这种乱丢东西的行为报以不赞成的眼光,他把玻璃杯在工作台上放下,连带着那个盛着药片的小瓷碟,顺便抽出文件夹把今天的检测数据整理进去。

“看起来您和杰森少爷吵架了?”

阿尔弗雷德对着纸上的数据挑眉。

布鲁斯抬头看了眼监控,把画面调回哥谭,没有红色警报,街道上人不多,偶尔的小偷小摸,也没发生什么需要蝙蝠侠立即出动的事情。

“没有。”他简短地说。

“哦,那么看来是您单方面的行为导致数据上升了这么多,是这样吗?”

又是这个句式。布鲁斯简直想要骂脏话了。

他把椅子转向阿福的方向,无奈又有点祈求地抬头看他,从下往上。

“拜托,阿福,不要这样。”

管家哼了一声,利落地把那页纸夹进夹子里,转身走向恒温箱。

“您知道我没有苛责杰森少爷的意思,”他背对着布鲁斯忙活着,蝙蝠侠拿起了工作台上的杯子和药片,合着水把片剂吞下去。“我只希望您能多为自己想想,就算不,您至少也可以为肯特先生想想,虽然照顾好自己似乎从来就不是您擅长的。”

布鲁斯望着喝空的杯子干巴巴地说:“阿福,我觉得今天需要注射剂。”

“哦,当然,”阿尔弗雷德端着从刚恒温箱里取出来的人造Omega激素的托盘走过来,并且再一次为他的少爷那生硬的转移话题技巧感到无可奈何。“我都准备好了。”他在布鲁斯面前停下脚步,“虽然您已经换好了制服,但鉴于这是人工激素,在注射后请务必休息一段时间再活动。”

布鲁斯几乎顺从地点点头,从托盘里拿起注射枪。他把注射枪压到脖子上,然后按下按钮。皮肤上传来一阵刺痛,接着是液体推进血管的压力和轻微的眩晕,冰凉的感觉一触即散。

他一连注射了两支,而阿尔弗雷德,只能看着他的少爷就着拿枪顶着自己脑袋的姿势,把必要的激素打进体内。他收拾好用过的器具,在离开之前再次看向他从未省心过的少爷。

“我假设那件事您已经处理好了,那么我应该可以通知迪克少爷做好准备了,对吗?”

布鲁斯微不可查地僵硬了一下,把椅子转回了屏幕那边。他看了眼时间,几乎是迅速说:“十点十分。达米安今天就不必去了。”

阿尔弗雷德按下升降梯的按钮,沉默着叹了口气。

阿尔弗雷德上去了,蝙蝠洞里又剩下了他一个人。布鲁斯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等待着人造激素在血液里充分扩散,好告诉那个半氪星胚胎一切都好,今晚不必再来强制他休息。

地下还有点阴冷,地下河流的水声在洞穴里隐隐约约。这个季节不是哥谭的雨季,阳光总是能让生长在黑暗中的生物格外烦扰,就连地下河的水位也跟着下降。淙淙的水声在布鲁斯的耳边单一的重复,在连日的疲劳下,他很快有点模糊了,一些不具有意义的花纹和图案从他的脑海里闪过,就像一辆火车从眼前快速开过。他迷迷糊糊地想到了阿福,替他打理公司的卢修斯,想到了他的孩子们,哦,还有最小的那个和她的另一个父亲——那个男人阳光一般的笑容在他的眼前绽开,额上那缕永远也不服帖的小卷毛,英俊仿佛天神的面容,性情温和,虽然有时格外固执,对他时常担忧……

思绪像一条河流,在水声中流淌,向着他渺远的过去。流水湿冷的气息唤回了很多年前那个阴冷的冬天,暗巷、昏暗的灯光、年久粗糙的路基石,还有滴答的水声——不,那不是水声——珠子散在地上飞溅,还有液体顺着台阶流下,漫到下水道的边缘滴落,滴答、滴答,枪声——

“砰——!”

布鲁斯猛的惊醒,臂甲上的尖刺撞到工作台上发出很大一声,椅子也被他条件反射的动作蹬出好远。他喘息着,拿手抹了把脸,当注意到摩擦在脸上的是蝙蝠侠手套的皮革后,才终于回过神来,平复下自己的呼吸和心跳。

“你没事吧,B?”通讯里传来超人担忧的声音,“我刚才听到好大一声,还有你心跳比平时快了不少。”

蝙蝠侠从滑开的椅子上站起来,缓步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接了杯水喝下去,才冷静的跟卡尔说,“一切正常,元件掉了而已。”

“需要我现在过去吗?”通讯那边的声音依然担忧,天知道从布鲁斯通知他今天不必来,留在大都会的时候,克拉克的心就一直是悬起来的。

“不用。通话结束。”再次,蝙蝠侠单方面挂断了通讯。

他扫了一眼监控屏,依旧平静,又看了一眼电子钟,21:47,拿上蝙蝠侠的头盔登车而去,开始了今晚的夜巡。

而海湾另一头的大都会,自己公寓的沙发上,克拉克依旧坐立不安。他动动手指头,删掉了刚才自己写出来的不知所云的一段,扭头看向窗外辉煌的夜景。

这不过是个极其普通的夜晚。

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他试着说服自己。按照计划,布鲁斯今晚就会把披风交给迪克,是的,他召集聚会就是这个目的,然后明天将在联盟宣布暂时休假和由夜翼代班。迪克没问题的,毕竟他曾经担任过少年正义联盟的领队。

他怎么也不会出去夜巡的,是吧?

-TBC-

评论(7)

热度(70)